why

【铁虫】索·牵绊

岚澜斋主人-中了荷兰弟的毒:

硝烟散尽的一年之后,Stark先生和Pepper小姐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Stark先生跟进了产房陪产,我不该跟进去的,但是我没办法。虽然,不会有任何人发现我在这里……




1、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来的……我还记得那天睁开眼睛就看到Pepper小姐的脸,而我们之间的距离也不过几毫米,我吓得大叫,从床上摔滚到了地上。但是却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我在Stark先生的床上醒来,具体说是从Stark先生的身体里醒来,我不知道该怎么界定我的存在形式,我是个胆小鬼,我害怕用那个词,就像那个时候一样。


我飞快地向门外跑,在手指即将碰到门把手的时候,胸口好像被人用力捶了一拳,我像一个撞到了墙的弹力球一样弹回去摔倒在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我看见有一条线从我的心脏处延伸出来,我顺着那条线的方向走到床边,Stark先生脸朝着我的方向睡着,我蹲下身看到那条线消失在了Stark先生的左胸处。


Stark先生的睫毛很长,睡着的Stark先生,也是那么好看,上次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他,这次我大概能看个够。也许我永远看不够。


我伸手去触碰那条线,我看着他它穿过了我的手。


它跟我一样没有实体,却束缚着我。让我不能离Stark先生太远。因为在我研究那条线的时候,床上的Stark先生和Pepper小姐也醒了,Stark先生亲吻Pepper小姐的额头,低声在她耳边说着什么,大概是他昨晚的梦,然后他们开始接吻,然后……猛然反应过来我看到了什么,我在屋子里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一个可以暂且藏身的地方,我藏进了Stark先生的衣柜里。


“我还是个未成年人,就算我不是个未成年……我也不应该跑到别人卧室里来看直播……”我躲在衣柜里捂着耳朵但依旧不能阻止那些声音钻进我的耳朵里,Stark先生的花边新闻一向很多,他的各位前女友也津津乐道于半遮半掩或者直言不讳地向各种小报透露一些消息,不过今天的情况看来,Stark先生作为男人是真的很厉害的,各种方面。


“God!我到底在想些什么?!”我在心里唾弃自己。


我后来才发现,那条线的长度并不是固定的,有时长一些,有时短一些,我试图分析那条线的长度变化规律。但是我找不到任何规律,只是这些天它一直在延长,我已经可以从卧室的门边挪到卧室门外,我觉得这样好多了,虽然还会有一些细微的声音,但是至少不用看现场直播。


2、




我被那条线拖着,跟着Stark先生到处跑,我像一只风筝,Stark先生是我的线轴。我不需要顾忌门禁权限,因为Stark先生可以去的地方,我都可以去,也必须去……但我不想跟Stark先生一起去洗手间,真的,我虽然是Stark先生的Big Fun但是还没有那么狂热无礼……


我跟着Stark先生进了他的工作室,这里真是太神奇了,像个魔法师的实验室,到处都是我听说过没见过甚至都不曾听说过的东西。但是现在这些东西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我只想看着Stark先生,但我又不敢离他太近,我恐怕会打扰他的工作,虽然对他来说我根本就不存在。我找到那条线的最远距离,正好在冷饮柜旁边的沙发上,我半躺在沙发上看着Stark先生认真工作的背影,觉得如果能够永远这样,那该多好……


可能是因为盯着Stark先生看了太久,我甚至趴在沙发扶手上睡着,最后被东西落地的声音叫醒。


我站起来,看见工作不太顺利Stark先生苦恼地丢掉了手里的电子笔,用拳头支着鼻梁,另一手摩挲着搭在他腿上的红色衣物,那是我的红马甲,那件被他嗤之以鼻的’内衣’。我被来自胸口的力量拉着拖着移动,一直到Stark先生身边。被束缚着无法移动的我靠着Stark先生的小腿坐在地上。


“Peter……”


我用脸颊在他的膝盖上蹭了蹭,我想安慰他,想告诉他我就在他身边。可惜他听不见我说话,也不能感觉到我存在。


“Stark先生……我在这里……先生,你能不能多叫我几声……”我觉得不舒服,胸口一阵阵地抽痛,大概和Stark先生呼吸的频率一样。


一天里剩下的时间,我们都保持着这样的距离,我只能在以Stark先生为圆心,五十厘米为半径的范围内活动。幸好Pepper小姐已经去医院待产,否则我真的不知道怎样才能心安理得地趴在床沿上。






3、


Stark先生在凌晨时分被电话吵醒,医院打来的,Pepper小姐开始阵痛,大概很快就要分娩了。也就是这个时候,我终于从50厘米的移动距离里解脱出来,看着Stark先生快速地穿衣服,然后跟着他下楼,开车直奔医院。


到医院的时间刚刚好,Pepper小姐马上就要被推进产房。Stark先生跟了进去,我留在门外。


Pepper小姐的生产十分顺利,没多久里面就传出了婴儿的啼哭,我情不自禁地跑了进去,孩子被放在Pepper小姐怀里。


“欢迎你,Peter.”


我承认我有那么一瞬间的错愕,但是Stark先生温柔的目光无疑是给Pepper小姐和她怀里的婴儿的。Stark先生真是的,怎么能给孩子取这种不吉利的名字,而且这样的话,你以后叫Peter我会分不清是在叫谁……


我看着Stark先生怀里的婴儿,皮肤皱巴巴的,那双眼睛,像极了Stark先生“你好,小Peter。”


Pepper小姐和婴儿被推回病房休息。从产房出来看到门口有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美国队长,另外一个如果我没猜错,是雷神索尔,我看着Stark先生跟他们拥抱,三个人并没有说什么。我看着另外两个人的胸口也有一道跟我们一样的白线。


另外两个被白线牵扯着的人朝我们走过来。


“巴恩斯先生?另一位是……Loki先生?”


我不知道为什么巴恩斯先生和Loki先生看我的眼神都带着悲伤,我很好的。


真的,真的很好。




---TBC---

评论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