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未亡人

初晴后雨:

剧透预警!
被复联三虐到窒息的产物,一发完HE,中间可能有点虐。
窥屏很久的小透明初次发文,中间可能不自觉的用了很多之前看过的文,如果大大们觉得有抄袭嫌疑会删除。


“我还有什么可以失去呢?”
雷神把脸埋在他弟弟的颈间,感觉到温暖正从那里一点一点溜走,他徒劳地呼唤着弟弟的名字,可是这一次,这个小坏蛋不会再蹦起来,大喊一句:“Surprise!”
他最终还是失去他了,他的弟弟,他的爱人。
明明几天前才逃离诸神黄昏,互通心意,为什么刹那之间,天堂就变成了地狱呢?
很快,他的中庭朋友们,也体会到了和他一样的痛苦,灭霸弹指之间,他们只能看着挚爱之人在自己眼前灰飞烟灭。最终,天崩地裂的悲伤化作排山倒海的复仇,复仇者们从绝境之中涅槃重生。他们让灭霸付出了代价,无限宝石化为碎片,将化为灰烬的人们带回到爱人身边。
在拥抱亲吻的人群之中,独自一人的雷神,显得孤绝而落寞。
他的弟弟再也不会回来了。


Loki没有想过自己能来到瓦尔哈拉。在重新见到父亲和母亲的时候,他鼻子一酸。
“Loki,好孩子,我很想你。”Frigga拥抱了他,擦去他的泪水。
这么多年过去了,母亲一如从前那样温柔。
Loki注视着她,他很想陪在母亲身边,但是他知道,有一个人更需要自己。
“妈妈,您知道如何才能重返人间吗?”
“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得先去往冥界,穿越迷雾,你很有可能在那里迷失方向。然后,你得穿越时间的缝隙,重新经历这一生所有的痛苦。” Frigga抚摸着他的脸颊,“是为了Thor吗?”
Loki愣了一下,点点头。
“那么去吧,”她说,“如果你愿意为了他承受这一切。他很需要你。”
Loki再一次拥抱了自己的母亲,然后转身离开。
他不畏惧所有的苦难,因为他的兄长在等他。


Thor在一个下着雪的日子离开了。
漫长的重建和善后工作中,身为神袛,他永远以阳光的形象出现,给九界的众生以光明的希望。可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却独自一人沉沦在梦魇里,在那些梦里,他一遍一遍失去着Loki。
可至少,那些梦里是有他的。
当他的使命完成的时候,他选择去往宇宙深处,带着心里一点点残存的希望,他爱骗人的弟弟,会不会正在宇宙的某一个角落里逍遥自在?
“哪怕只剩下他的残肢,我也要带他回家。”他这样向前来劝阻的复仇者们解释。
Thor的足迹遍布宇宙中的每一个角落,世界树顶端阿斯加德的残骸、约顿海姆的铁森林、一片荒芜的黑暗星球、甚至是混乱的萨卡星。高天尊见到他的时候几乎要杀了他:“你为什么连小王子都保护不好?你知不知道他有多爱你?”
知道,他当然知道。在诸神黄昏之后那个演变为亲吻的拥抱里他知道,从他至死不渝的不朽的忠诚里他知道。


Loki不喜欢冥界。
在迷雾之中穿行,他的衣服都黏黏糊糊地粘在身上。他看不清方向,只能听到他兄长模糊的声音从遥远的人间传来,他循着这些声音,寻找自己的前路。
他遇到了无数踟蹰于此的幽魂,他们听不见来自人间的呼唤,只能在这里经受永恒的煎熬。
他最终被他的长姐,掌管幽冥的死亡女神发现。
“我第一次见愿意离开瓦尔哈拉的神。”海拉戏谑地看着他,“我真是不懂被奥丁家欺骗了那么久你怎么还是对那个傻子那么痴情。”
“你要知道你重返人间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一。”
“我当然知道。”Loki平静地说。
海拉叹了一口气,她给Loki看了人间的雷神。这位光明伟岸的神袛啊,他从噩梦中惊醒,看着身边空空荡荡,重新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弟弟。他蜷在飞行器的角落,把他们在阿斯加德号上缱绻以后交换的戒指贴在嘴唇,哭得像个孩子。
“傻子。”Loki轻声说,可海拉发誓,她看见了弟弟绿色的眸子里充盈的泪水。
冥河的水奔流而过,化作一声喟叹。


雷神的旅程持续了很久很久,久到复仇者已经换过不知几代,久到无限战争已经是历史书上的一页,久到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已经化作遥远的传说。
500年之后,他终于来到了命运女神的宫殿前。
“雷霆之神,你为什么来到这里?”命运女神的声音里没有情绪。
“我要询问我的弟弟,谎言之神洛基的命运。”
命运女神触摸水晶球,那些他知道的不知道的一切在他眼前展开。
那个被霜巨人搅乱的登基大典前夜,他的弟弟从烛影曈曈之后笑着走出;坠落虫洞以后,他的弟弟经历了难以回首的苦难;在黑暗世界“死去”以后,他的弟弟独自在漫天黄沙中醒来;假扮奥丁的两年里,他的弟弟其实孤独又寂寞。
而支撑他的弟弟,那个爱说谎的神走过这一切的,从来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的兄长。
他永恒的爱。
命运的回溯在灭霸轻轻拧断Loki脖子的时候戛然而止。命运女神收起水晶球:“他选择成为一个英雄,而所有英雄的命运都是不得善终。”
雷神跪倒在命运神殿之前,他意识到这趟寻找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回到了地球,找到了带着阿斯加德幸存的人民苟延残喘的女武神,用宇宙魔方的碎片在世界树顶端重建了阿斯加德。
他真正加冕为神王,带领阿斯加德人民重新走向全盛。可是人民们也常常会看见,他们的王会独自一人注视着壁画上那位绿眼睛的神。


海拉帮助Loki离开了冥界。
在时空裂缝中的痛苦超乎Loki的想象,在虫洞中身体被折叠,在黑暗世界被黑暗精灵的长剑贯穿胸膛,还有被灭霸捏断脖子。
好痛,想要退缩,意识迷离之间,他窥见了折叠的时空之后新阿斯加德金碧辉煌的宫殿。
就快了,就快了。
他不断地被撕裂,仿佛有一百个绿巨人在抓着他摔打。那些痛苦的回忆张牙舞爪地向他扑来,他闭上眼,脑中只剩下了他兄长的形象。
他的神袛,一路指引他的明灯。
灭霸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所有无限宝石都已就位,无限手套向他挥出重拳。
所有的疼痛突然消失,Loki疲惫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在新阿斯加德的闪电宫,他的神袛,金色的阳光照耀在他的金发上。他逆着光,Loki看不清他的表情。
Loki露出疲惫的笑容,向他的兄长张开双臂:“哥哥,不奖励我一个拥抱吗?”


这一天,是Loki加冕为神王的大典,也将是他和Thor的婚礼。从今以后阿斯加德将有两位神王共同掌管。
雷霆之神的温度投过掌心传递给Loki, Loki望着他的眼睛,那里有蔚蓝的星空,有浩淼的大海,有化不开的深情。
“这一刻,我感到这五百年承受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人民的欢呼声中,他们吻住了彼此。
我披荆斩棘的战士,我永恒的爱人,我知道你必将回来,从血与火,从痛与泪中回来;从死亡与绝望中回来;踏过宇宙洪荒,浩渺星辰回来;回到我的身边。向我兑现,你承诺过的灿烂千阳。
FIN













评论

热度(62)

  1. why初晴后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