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锤基】Child(HE,接复联3)

认识那年你29岁:

cp:锤基 铁虫 盾冬 幻红 绿寡 还有对隐藏的大家自己找吧


最好是看过上一篇《Memory》,没看过也无所谓当单独故事


这个梗真的是我从看雷神以来就一直想写的,简单来说就是讲俩新手爸爸遭遇了各种矛盾后吵架再和好的故事,但实际写起来要表达的情感真的太多了……最没有信心的一篇文。




ABO设定只是为了生子合理性 致敬郭德纲扔鞋√


——————————————————————————————————


Loki最近总是在做梦。


 


这是件非常奇怪的事情,因为大魔法师的梦境往往意味着那可能是个预言,而Loki从开始学习魔法的第一天就不怎么相信这种带有明显命运色彩的东西,他预言术的准确度基本上等于Thor迷路的时候用扔鞋来决定方向。


 


这次他梦见有个小女孩儿安安静静的对他微笑,踮起脚来去牵他的手。


 


Loki惊醒过来,凌晨三点半,楼下Tony·Stark的Party还在继续,Tony本人更是化身钢铁侠正飞起来往两人多高的香槟塔顶上倒酒。嘈杂的声音从半开的窗户里传过来,在夏夜里令人烦躁得头痛。


 


他走下楼去,在餐厅看见Peter抱着笔记本电脑吃姜饼,Loki刚走进去拿了两个布丁坐在他身旁,Peter就带着一团孩子气的笑意说道:“Loki我去给你拿杯果汁呀,今天娜塔莎亲手榨的橙子汁。”


 


小蜘蛛自从和Tony挑明关系后没少被大家打趣,只有Loki在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儿的时候用很迷茫的表情问了Thor一句“差30岁又怎么了,咱俩是不是差200多岁”。


 


Peter从此很黏Loki,还经常跟Tony说要跟着Loki学点儿魔法进化一下他的蜘蛛丝。这件事常常气得Tony跳脚,还拿出曾经纽约那场战斗的录像放给Peter看。


 


Loki喝着橙汁觉得心里那点烦躁都慢慢褪下去了,看着一脸认真埋头吃饼干的Peter觉得有点儿好笑,随口问道:“为什么还没睡觉?在等Tony?”


 


“他实在是对这种Party太热爱了,”Peter像只小仓鼠一样鼓了鼓腮帮,带着无奈说道,“自从我回来后他就有点儿——我说不上来,但是我不太喜欢这样的他。你也看到他们闹腾得有多晚,只在一楼大厅里还好,每次闹到外头的平台上,我都会被吵醒然后起来关窗户,再打开空调。”


 


Peter说起话来就有些停不住嘴,身前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放着首节奏明快的摇滚乐,屏幕上的光映在他脸上还有着属于少年的柔软。


 


“不过他闹了这几次后我也习惯了,反正我年纪不够也不会被灌酒什么的——上次我和Thor差点喝起来,把Tony吓着了就再也没让我参加过。”


 


Loki喝完了最后一口橙汁,听到Thor的名字愣了一下,又想起很久以前在阿斯加德Thor第一次灌自己酒的样子来,忍不住笑道:“Thor他在宴会上从来都是玩起来最疯的那个。”


 


Peter咽下嘴里的饼干,正想点点头,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看着Loki,惊讶道:“你是不是也是被吵醒的……”


 


虽然Peter一再克制自己的眼神,还是止不住得往Loki的肚子上瞟。


 


Loki从心底冒上无穷无尽的怒气来,但是看着小心翼翼的Peter又觉得教养不允许他把火气发在这种不相关的人身上。他站起身回到卧室,关窗户的时候看见底下Thor正在喝香槟塔,看样子已经喝了不少,一圈人围着他大声数数,热闹而疯狂。


 


美国北部的夏日并不炎热,Loki关上窗户,却一时没法把眼神从底下的Thor身上离开。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Thor了。


 


 


*


 


对于阿斯加德的人民来说,第二次性别发育的选择有着约定俗成的规定。


 


Loki从成为大魔法师的那一刻起就知道他会成为一个omega。在他青年期末尾的时候弗丽嘉同他有一场长谈,无非就是劝他不需要为了omega对魔法因子的敏感就贸然做出选择。


 


“我希望你能成为一个alpha,不要选择成为omega。虽然魔法可以让你在没有alpha的情况下度过发情期,但那需要大量的魔力去欺骗你自己的感官,那是一个让人受尽折磨的虚弱期。”


 


然而弗丽嘉的好言相劝并没有给Loki带来什么影响——Loki在青年期一开始就因为一次醉酒迷迷糊糊和Thor上了床,而Thor早已在两百年前就成为了一个alpha。Loki认为发情期并不可怕,Thor许诺会帮助他。


 


而几百年后的今天,Loki躺在复仇者大厦属于Thor的房间里,感受着肚子里另一个崭新的魔力循环,惊叹于那年自己的愚蠢和无知。


 


狂欢Party的第二天照例是一个小型反省会。


 


Thor早就从Peter那里听说了昨晚把Loki吵醒这件事,从Loki走进餐厅吃早饭的第一刻就扑上去道歉,并指天发誓以后他绝对和Tony·Stark在Party方面划清界限。


 


“如果我下次喊十个脱衣舞娘呢——你昨天不是还说那个金发的大胸姑娘真辣!”Tony显然已经得到了Peter的原谅,又因为小孩子早早去了学校,整个人就顶着宿醉歪在沙发上挑事儿不腰疼。


 


Loki心里很烦,却不是因为钢铁侠这种没水准的玩笑,他看着Thor给他忙前忙后的准备甜点,踹了踹身边的凳子,示意Thor别晃悠了赶紧坐下吃饭。


 


“这种事儿随你,我懒得管,以后我关窗户睡觉,反正这栋楼唯一值得称赞的就是隔音。”Loki很喜欢Friday准备的布丁,但也决定先吃完面前的水果沙拉。Thor看不出Loki面上表情有什么不对,于是转头欢欢喜喜的吃他的每日三顿都少不了的炸鸡。


 


当然没过多久Tony又以某个节日为由举办了下一场Party,可能是因为Peter最近临近期末考试,所以到了零点就已经散场。Thor虽然没有喝醉但仍然带着一身酒气蹭了回来,磨着Loki解除了魔法,抱着那个凸起的肚子和孩子用阿斯加德语拼命交流。


 


Thor明显不怎么擅长这个,一个好好的睡前故事讲成了阿斯加德征战史,充斥着战争的残酷和血腥,还有自我炫耀式的力量渲染。


 


Loki越听越觉得生气,非常不客气得推了Thor一把,又看着Thor无辜的蓝色眼睛对他迷茫得眨了眨,心知自己真没必要和这个傻子生气,于是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做了个梦,可能会是个女孩儿。”


 


这是他第一次和Thor谈起这个孩子。


 


虽然已经快要临近生产,Loki仍然还在拼命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现实,如果表现得和个小姑娘似的那会更丢人。


 


Thor明显愣住了,他甚至向后退开了两步。


 


“天哪……天,你、你确定吗,Loki?它会是个女孩?”Thor真的被吓到了,他指指Loki,又指指自己,又向四周胡乱指了指,“我们身边根本没有几个正常的女孩!你看娜塔莎是个间谍,还是个特别厉害的。如果她出生了我们该怎么办,她会不会也立志成为一个间谍?”


 


Loki被Thor这番话惊住了,他抿紧了嘴唇,盯着Thor不说话。


 


Thor却是真的陷入了苦恼中,他开始忐忑不安,生怕自己教养不好未来的女儿。


 


“你难道没有仔细想过我会生个男孩还是女孩吗?”Loki感觉自己一颗心都被泡在阿斯加德彩虹桥下的瀑布里,无望般的冰冷窒息,“她已经存在九个多月了,你甚至没有想过我们的孩子将来叫什么名字吗?”


 


Thor像是被Loki这两句话惊醒了般,上前抱住了Loki,有些歉疚地说:“对不起我有点……咱们两个兄弟一起长大,我一直以为你也会生下一个男孩子,他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兄长,将来会像我保护你一样保护着弟弟妹妹。”


 


Loki闭上眼睛不去看Thor,但是也没有挣脱开他的怀抱。


 


“我听说名字寄托了缅怀和期望,如果真的我们拥有一个女儿,就叫她弗丽嘉好不好?”Thor一边给Loki顺毛一边提议道。


 


“再说吧。”


 


 


*


 


那天晚上Loki又一次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了Hela——Thor和他的那个可怕长姐。梦里的Hela站在阿斯加德那场大火中和他聊天,说是很久不见,就来看看。本来是有机会在Hela所掌管的死亡之地相见的,然而Thor又把他找了回去。


 


Loki想起这个长姐虽然不是亲的,但自己的模样就是odin按照Hela的模样幻化的。又想到那场说不清楚谁是谁非的大战里,Hela终究还是没对他们兄弟俩下死手,便也耐着性子陪她说了两句话。


 


Hela说着说着忽然看着Loki这个样子就有些生气,她掐了腰凶巴巴得跟Loki说道:“虽然Thor是宝贝你这个弟弟,但他那个性子你知道,粗心又情商低。爱情和在一起可别弄混了,过不下去就来死亡之地找我,咱俩商量商量侵略宇宙的事儿。”


 


Loki听完这几句话就开始笑,笑得对面的Hela脸上更黑了。


 


笑着笑着Loki就感觉到不对劲,异样的疼痛从他的腹部传来,他跪倒在彩虹桥上,天地间的所有色彩都在此刻褪色崩塌。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从梦中醒来,Thor一脸慌张地看着他。


 


Loki生产用了整整两天时间,中间他和Thor打得天昏地暗,因为需要从肚子上开个口把孩子拽出来,Loki虚弱到无法破除孩子给自己施加的防护,Thor无论如何又没法下这个手。打到最后Loki厉声问Thor难道就这样等到他虚弱至生死边缘,孩子才会主动脱离母体出生么?


 


Thor的反应明显证明他没有了解过任何关于男性omega生产的情况。


 


Loki自嘲般笑了笑,躺在床上不再说话,锋利的匕首被绿色的烟雾围绕着悬在半空里,柄上的绿宝石像是情人的眼睛。他忽然想起他从父亲odin那里得到这把匕首的时候,传说这匕首是矮人用一种象征着永恒的珍贵宝石捶打的宝物,蕴藏着无尽的力量与永恒的祝福。


 


那天他高兴得快要飞起来,想把匕首去拿给弗丽嘉看,路过花园喷泉的时候看见Thor和一个姑娘站在角落里,那个姑娘他看着眼熟,黑色的长发柔顺而美丽,在阳光下神秘而动人。Loki凑过去想看看发生了什么,靠近了才发现那个姑娘在哭泣,浅绿色的眸子里一片狼藉。


 


“昨晚真的是喝多了——我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好吗?这种事儿本来不就是——”Thor有些苦恼得解释着。


 


Loki顿时明白了些什么,他用魔法突然出现在那个姑娘的身后,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hi,你不是上次宴会上坐在范达尔腿上的那个姑娘吗!”


 


那个姑娘顿时涨红了一张脸说不出话来,低下头不敢看Thor。


 


Thor递给Loki一个感激的眼神,又十分诚恳得跟姑娘道歉,说道:“其实我真的不太合适展开一段稳定的关系,我已经被甩过好几次啦——姑娘们总觉得我太粗心了,不懂得关心她们。”


 


此时此刻,Loki躺在床上,被肚子里那个流着Thor一半血脉的孩子折磨得心力交瘁,再想起曾经Thor说过的这段话,突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可能实在是太疼了。


 


Loki想着。


 


 


*


 


孩子起名叫Hela。


 


关于这个名字Thor被吓得好几晚都和刚刚回来的Steve还有最近赋闲的Tony在楼下喝闷酒。


 


Thor好几天都抓不稳右手的餐具,Loki知道他是因为那天他抓着匕首剖开他肚子留下的后遗症,任凭众人笑话Thor却没搭过腔。虽然那个伤口三天后就被彻底治好了,Thor仍然会在半夜惊醒过来,伸手去摸Loki的肚子。


 


Loki从来没怀疑过Thor对自己的爱意。


 


Peter最喜欢小Hela,他用Tony的卡给Hela从网上整整买了三大箱玩具,趴在Hela的摇篮边上许诺每一样都会陪Hela一起玩。两天后玩具运到的时候,作为一个神的Hela正好在这两天里突飞猛长,已经学会了走路,她大摇大摆得走到复仇者总部一楼的大厅里,嫌弃得踢飞了Peter为她精心准备的一只橡皮小黄鸭。


 


Peter大受打击。


 


Tony立刻用探讨蜘蛛战甲的新功能引得Peter跟他去了房间,两个人墨迹到吃晚饭才出来,看起来Peter的心情已经恢复了。


 


“我和Tony给Hela买了很多乐高玩具!你知道我小时候就超级喜欢那些,当然直到现在我都超超超超超级喜欢它们。”Peter源源不绝地说道,“等Hela走得再稳一些,我可以带她出去玩!我还可以用蛛丝给她做秋千,她想去哪里荡都可以!Tony答应我可以在房顶搭一个滑梯!Hela你喜不喜欢滑梯!”


 


“你想做什么都可以,kid。”Tony拍拍Peter的肩膀。


 


当Hela三个月后长到大概三岁大小的时候,Steve带着bucky回来了,Hela从见到bucky的第一面就十分喜欢这个有着一条金属手臂的漂亮叔叔,和Steve一起跟在后面奶声奶气得喊“bucky”。


 


Steve永远是所有人中想得最妥当的,某天在饭桌上,他忽然问Thor,有没有考虑给Hela报个幼儿园什么的。


 


“前两天有家幼儿园听说我和蜘蛛侠准备结婚后给我发了介绍信,”Tony立刻推荐道,“那所私立幼儿园号称麻省理工预备队,如果将来Hela想去麻省理工的话我可以帮忙写推荐信。”


 


Thor迷迷糊糊得给了Tony一个感激的笑容。


 


Loki放下勺子,他和Steve商量道:“Hela和普通孩子不一样,她会快速成长成地球孩子七八岁的模样,但会保持这个模样近百年,无论去哪个地球教育机构,这都非常难办。”


 


Steve立刻想出了个更好的办法:“阿斯加德在太平洋上的一个小岛上已经重建起来了,有没有想过把Hela送回去接受阿斯加德的正统教育?毕竟她每天除了跟在bucky后面就是跟着Peter出去荡蛛丝,Thor已经第三次想偷偷给她喝酒了。”


 


“Hela的身份并不被所有阿斯加德人承认,”Loki平静地说道,“我是约顿海姆之王的弃子,约顿海姆与阿斯加德是死敌。”


 


Steve皱起眉头来,却再想不到什么更好的办法。Bukcy却有点儿不高兴,凶恶得看了Steve一眼,说道:“就不能让Hela留在这里吗?我们这么多能拯救地球的人都教不好一个孩子?”


 


正好娜塔莎和班纳博士结束了他们的蜜月旅行,准备回复仇者大厦度过一段安静的日子,幻视和旺达也在电话里说有点儿事情要回来和Tony谈谈。


 


Loki晚上的时候和Thor商量,是得开始稍微管管Hela了,阿斯加德王室的教育非常严厉而苛刻,Hela作为Thor的头生子,将来是要继承阿斯加德王位的人,几千年后等到她继位,阿斯加德的情况仍不好说,但一定不会还在这座小岛上繁衍生息。


 


作为一个王,她需要学的还太多。


 


Thor被阿斯加德遗民的事忙得有些头疼,他最不擅长做一个守成的王者,如今让他伸手去管几百人的大事小事,已经够让他头痛。更别提他现在还必须要去宇宙中寻找一个适合的星球作为阿斯加德新的家园。


 


“我想或许可以把Hela交给海姆达尔,他博学、正直,能看见这宇宙所有的事情,会教导Hela成为一个合格的王者。”Thor提议道。


 


Loki刚刚因为Hela无论如何都还是想被bucky抱着睡觉而揍了她一顿,听见隔壁Hela的哭声一个头比三个大,有些生气地说道:“可是海姆达尔最讨厌我,他甚至从来都没有承认过Hela的存在,你忘记了他仍然想让你娶西芙的事了么?”


 


Thor就说不出话了。


 


 


*


 


后来Hela的教育问题简直成了Loki这辈子最挫败的一件事,只有奥丁知道他的头一个孙女为什么会有无穷的精力和怪力,长了一个与Thor一脉相承的脑子,实在被Loki逼得狠了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一天一夜。


 


Loki的低气压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每一次Hela在楼上被关在屋子里哭闹,只有Loki一个人下来吃晚饭的时候,满屋子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喘。


 


Thor还是每天都忙着在宇宙中寻找合适的星球,偶尔回来的时候也会接手Hela的教育,夸奖完Hela的怪力后却和Loki一样被Hela的算数水平气得七窍生烟。


 


“你知道你已经有几天没回来了么?”Loki有天晚上忽然问Thor。


 


——他在过去的五天里独自一人熬过了一个发情期。


 


Thor有些昏昏欲睡,迷糊着回答道:“我这次好像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星球,但是还得……再看看有没有水源……”


 


Loki的脸上没有任何因为Thor乱七八糟的回答而气恼的表情,甚至还笑了一下,自从生下Hela后他再也没有用匕首捅过Thor,那种不痛不痒的方式说是泄愤更不如说是调|情。


 


他和Thor在一起近千年,他们一起在广袤的林场打猎,一起在某个星球上并肩作战,一起坐在阿斯加德的金宫中痛饮,一起在羽毛般柔软的床上做AI。


 


他们一起经历了这么多,不管是阿斯加德清晨第一缕阳光的温柔,还是那场燃尽了阿斯加德的烈火,就算他有过疯狂执拗的时刻,也曾享受和Thor无限相互追逐折磨的过程,Loki从未觉得这样疲惫。


 


Hela的出生把一切都改变。


 


Loki突然觉得弗丽嘉很早很早就知道了他和Thor的事情,她了解自己的两个儿子,所以她才会在第二次性别选择之前来找Loki彻夜长谈,她才从没有管过Thor和每个女孩的荒唐事。


 


“我有的时候觉得Hela的出生是个错误,Thor,你从头到尾都没做好准备成为一个恋人和父亲。”


 


Loki在夜色里缓缓地说道,幽绿的瞳孔里渐渐湿润。


 


他们两个血脉相融的孩子就在一墙之隔的对面,或许还爱不释手得抱着那把Loki刚刚为她寻得的小宝剑,沉眠在香甜的梦里,不去想明天又会被Loki逼迫着灌输怎样的知识。


 


Thor好像被这句话吓得清醒了些,他探过手来,想去揽Loki的肩头。


 


“不,brother,虽然我不是个合格的父亲,但我爱你,我也同样爱着Hela。”


 


“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么?”Loki突然问道。


 


Thor因为疲惫而混乱的大脑一时更加混乱,在微微的刺痛里他想到刚刚Loki说的那句话,关于Hela。


 


“——Hela第一次拿起橡皮小黄鸭三个月纪念日?”Thor试探性得回答道。


 


Loki笑了一下,有点儿沙哑的笑声在夜色里冷得骇人。


 


“是我的生日。”


 


下一秒,Thor伸过去的胳膊却什么都没有触到,原本Loki躺着的位置一片空荡,只有一点儿热气能证明刚刚Loki是在这里。


 


Thor疯了一样爬起来,满屋子得寻找Loki,当他一边怒吼着Loki的名字一边被Steve和穿着盔甲的Tony加上变绿了的班纳摁倒在地的时候,他才想起Hela。


 


粉红色的小床上空无一人。


 


Loki带着Hela离开了。


 


 


*


 


三年的时间过得很快。


 


Tony终于如愿和Peter结婚了,虽然对外遮掩了Peter的身份,只宣称是钢铁侠和蜘蛛侠在一起稳定恋爱三年后终于让这段关系受法律保护了。


 


当然大家都会开玩笑说Peter终于到可以领结婚证的年纪了。


 


旺达和幻视的儿子Silver都已经能跟着Peter满大厦乱跑了,胖乎乎的小短腿跑得飞快,旺达曾经还幻想过Silver会不会真的拥有和快银一样的能力,但事实是Silver除了身体比普通孩子强壮一点儿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做个普通人又有什么不好,”Tony拍拍幻视的脑门,“你看我们这种超级英雄每天忙得要命,还得帮政|府处理一堆烂摊子,风里来雨里去的,太危险。”


 


“Tony说的很有道理,你看Steve,每天忙得见不到人,只有在每天太阳落山后他才会考虑回来。”bucky连忙附和安慰着有点儿失落的旺达,“只要能稍微聪明一点……”


 


Bucky神情突然暗了暗。


 


“bucky叔叔为什么会想起那个小女孩?”一片寂静里Silver突然说道。


 


一屋子的人猛地转过头去盯住小Silver。


 


“……我听见bucky叔叔在想一个小女孩。”


 


但是bucky并没有说话,他惊讶地看着Silver,在心里突然涌上一种大胆的猜测——


 


“对啊,我能听见你心里在想什么,”小Silver流着口水含含糊糊地说道,“难道你们都不行吗?”


 


旺达愣了很久,因为各种原因——晚上的时候幻视在苦恼为什么Silver能不需要碰触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他最后认为可能是旺达能力的进化版本。


 


“不,”旺达斩钉截铁得否定了这一说法,“Silver这是隔代遗传!”


 


 


*


 


自从Loki走后Thor度过了一段称得上是黑暗的日子,后来被Steve一盾锤得清醒点了后就离开了复仇者大厦,说是要出去找Loki和Hela。曾经娜塔莎在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在俄罗斯北部碰见过他,三年里头回来过两次,叮嘱Tony如果有了Loki的消息一定要联络他。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觉得Thor可能要少说用个几百年来找Loki的时候,Thor在一个电闪雷鸣的雨夜回来了。


 


给他开门的是Tony,上半身还裸着,下面歪歪扭扭得穿了个裤子,而沙发上的Peter脸红得在黑暗中都看得出来,匆匆忙忙得在套上衣。


 


“……Thor?”Tony把人让了进来,“我的天,你回来了?”


 


Thor穿着他那套盔甲,红色的披风像是裹了个什么东西,被他抱在胸前。雨水从金色的发梢落在地板上,整个人一扫之前的颓唐之气,带着外面的寒气和潮湿走了进来,再小心翼翼得把披风打开。


 


“这是……Hela?”Peter蹭得一下蹦过来,他的视力在夜里看得仍然清晰,伸手把那个看上去五六岁的小女孩儿从Thor手中接了过来。


 


Thor点点头,又做了个小声的手势,指了指熟睡中的Hela。


 


Hela被披风裹得很好,全身都没有被淋湿,还带着暖和的气息。Peter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她的小脸,露出个大大的笑容,低声说道:“你的房间还没收拾好,今晚Hela可以放在我们屋子里跟我一起睡。”


 


Thor却是摇了摇头,他示意Peter先把Hela放在沙发上,抬起双手来划过静谧的空气,红色的光芒在他指尖闪过。


 


“只是个小范围隔离声音的魔法,”Thor恢复了他的大嗓门,“小孩子睡觉必备。”


 


“我还以为你要在外面找一辈子人,下次见面一定是几十年后我的葬礼上,”Tony给Thor递上毛巾,“前阵子我做Friday系统更新的时候都忘记把你的权限添加进去了。”


 


Peter则问道:“Loki呢?他在哪儿?最近几年他过得怎么样,当初又是为什么突然就走了?”


 


“说起来很复杂,但Loki遇到了一点儿麻烦,我……”Thor还没说完,就看见Hela意欲做一个翻身的动作,连忙上前一步把小小的孩子又抱在了怀里,对着Peter和Tony说道,“明天再说吧,得先把Hela安顿好。”


 


“我已经让Friday在上面收拾你和Hela的房间了,还有大概半个小时就可以弄好,”Tony看了看一直把注意投在Hela身上的Peter,再次提议道,“要不就把Hela放在我们房间睡一晚上好了。”


 


Thor再次摇了摇头,抱着Hela走到楼上他自己的房间里,从披风内侧找到一个小口袋,一边从口袋里掏东西一边说道:“没事我都准备好了,Hela越长大睡相越差,得我守着她睡,这次回来好不容易安顿下来了,明天集思广益个方法给她治过来才行。”


 


Tony看着低头铺床展被的Thor一时被震惊得有些迷茫。


 


 


*


 


第二天早晨Hela和Thor出现在餐桌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明显被惊喜淹没了。


 


每个人都拥上来给了小Hela一个吻,当Bucky把Hela抱在自己腿上的时候笑着问她还记不记得自己,又一把推开试图亲吻小Hela额头的Steve,还是用那副凶巴巴的样子说:“你胡子容易扎着我的小公主。”


 


Hela虽然笑得天真无邪,但明显在这几年中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她十分有礼貌得回复每个人的问题,在喊出每个人名字的同时用柔软得如同花朵般的嘴唇印下回吻。


 


然后就到了众人最关心的问题。


 


“大概一年前,Hela找到了我——那个Hela是我的长姐,作为阿斯加德的死亡女神驻留在冥界。Loki从走了之后就去找她,他们两个一起……呃……”Thor看了眼Hela。


 


小姑娘乖巧得用手堵住自己的两只耳朵。


 


“他俩一直策划侵略宇宙,也确实吞并了几个星球,不过在一次侵略战争中Loki受了伤,正好那个时候战况比较紧急,Loki就给自己施加了一个时间魔咒,他躲进了他自己的‘过去’。”Thor继续说着,并且严格监督小Hela是否在偷听,“这个魔咒的时间是三年,Loki现在呆在大概八百年前的那段时间里养伤。再过两年才能出来,所以我的长姐把小Hela送到了我这里,她毕竟是死亡女神,没有Loki的庇护魔法,小Hela无法在冥界成长。”


 


故事倒是不长,复杂程度也不高,Steve突然问道:“那你这一年时间都在外面独自带着小Hela?”


 


Thor忽然有点窘迫,但他还是回答道:“那个……Loki和Hela侵略的某一颗星球非常适合阿斯加德人民居住,所以这一年我带着Hela一直在帮助阿斯加德人民在那个星球生存与定居。”


 


“Hela拥有与生俱来的强大魔力,所有人渐渐变得非常喜欢她,她已经能够帮上很多忙了。”Thor的语气不由得带上一丝骄傲,“她是未来阿斯加德的王,所以她为阿斯加德的重建应该贡献自己一份力量。”


 


“papa,我能把手放下来了吗?”Hela突然奶声奶气地问道。


 


Thor点点头,把桌子上的牛奶和水果沙拉推到Hela面前,说道:“你得把这些吃完,早餐不可以吃太多肉类——你看这是bucky叔叔也喜欢喝牛奶吃水果。”


 


Hela用那双如同天穹般蔚蓝的眼睛看着bucky,企图让bucky叔叔开口说点儿什么来反驳Thor的论点。


 


大家都笑了起来。


 


 


*


 


Thor决定去那段回忆里看看Loki的时候海姆达尔狠狠得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虽然我很不喜欢那个小子,但毕竟你俩孩子都这么大了,孩子需要双亲的陪伴,所以无论如何你都得把Loki带回来。”


 


去往Loki回忆的方法还是海姆达尔想出来的,在一次Hela拉着他的手问“where is my daddy”后他仔细研究了暗能量和Loki的这个时光倒转魔法。


 


“不得不承认Loki是个出色的大魔法师,你得去提醒那个时空里的他,让他意识到他其实并不应该处于那个时空就可以了。”海姆达尔看起来希望把这段话刻在Thor的脑门上,再给他随身带个镜子。


 


准备传送的前一刻,Thor忽然感觉有点害怕。


 


时间是最严厉的教师,它会把不谙世事的孩子变成一个成熟稳重的大人,会把一个完全不知道如何和恋人展开一段稳定关系的男人变成一个合格的父亲。


 


他知道自己所犯的错误,知道自己因为这个错误而失去了什么,如今这个得以弥补的机会出现在他的眼前,让Thor反而有些恐惧。


 


而他所有的其他情绪都在见到Loki的那一刻就消失了。


 


——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少年Loki穿着深绿色和黑色拼接而成的软甲,拿着一本大部头的诗集歪着头看向他。


 


“brother!”


 


Loki的眼睛像是镶嵌在弗丽嘉金冠上的那颗绿宝石,阿斯加德午后的金色阳光从树影间漏下来,在他的眼神里汇聚成细碎的星河。年少的Loki像是只灵巧的鸟儿般跃下了枝桠,展开双臂给了Thor一个拥抱。


 


——阿斯加德的阳光、不远处的金宫、扑到他怀里的Loki。


 


一切都美好得不可思议。


 


“我听母后说你今天一大早就率领着军队出征了,要去……要去平定边境的一处流匪,你为什么不叫醒我让我送你出征?又怎么会突然回来了?”


 


Thor拼命让自己从这种乌托邦式的失而复得中清醒过来,却面对着这样的Loki难以自控,他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对不起,Loki……”


 


“这次就原谅你了!”Loki笑着把手中的书放在柔软的草地上,拉着Thor坐在凉爽的树荫里,忽然Loki像是被吓到了一样得看着Thor,连声问道:“哥哥你怎么哭了?”


 


Thor并没有回答,他看着Loki,问道:“Loki,你是不是决定成为一个大魔法师?”


 


Loki被Thor吓到了,他用手拭去Thor的眼泪,然后认真点了点头。


 


“那你……会不会考虑成为一个omega?”


 


Loki显然在这个年纪还没有明白到底什么是一个omega,没有人会为一个还处于幼年期的孩子细讲这些,所以他只是有些迷茫地回答道:“书里头说所有出色的大魔法师都是omega,


因为他们能够感受更加多的魔法因子,那么我将来应该也会是一个omega,但是我听说omega是要生孩子的。”


 


没等Thor说话,Loki就带着一点儿愤怒继续说道:“为什么omega要生孩子呢?哥哥你还记不记得战神提尔的妻子生产的时候——那是多么疼痛和折磨人的一件事。而且如果生下孩子,是不是还要教养他——这真的是太可怕了。”


 


Thor想起那些日子他沉迷在Tony举办的一场又一场的狂欢里,Loki会挺着肚子半夜起床摸到餐厅找吃的。他从未提前想过给出生的孩子到底要叫什么名字,更别说去了解一个男性omega怎样生产。


 


他被Loki千年来的强势和骄傲所迷惑,把一切都想得太想当然。


 


却忘了Loki也是第一次成为一个父亲,他或许也会怕。


 


Thor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充斥着无尽的悲痛和懊悔,这样强烈的情感甚至下一秒就会从他的身体中爆裂。


 


但他还是看着面前这个小小的、蹙着眉头的Loki,问道:“但是、如果、你真的成为一个omega,并且为一个alpha生下了孩子呢?”


 


小Loki显然被这个问题难住了,他低下头思索了很久,又或者只是沉默了一秒,时间在Thor的脑海里乱窜,把他几乎要撕扯成碎片。


 


最终Loki抬起头来,对着Thor露出那样熟悉的一个天真笑容,回答道:“那我一定是遇到了一个我深爱的人。


 


Thor再一次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


 


Loki又一次惊慌起来,他一边手忙脚乱得帮Thor擦去泪水,一边说道:“是不是这次边境的战事非常艰难?哥哥你不要害怕,我马上就去找父皇,我恳求他让我陪你一起去!”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brother。”


 


 


*


 


Thor没能把Loki带回来。


 


海姆达尔恨铁不成钢得拿着剑敲打他的脑袋,又自我安慰式地说道:“反正最多两年他自己就从那段时光里回来了,你还是回地球好好陪着小Hela吧。”


 


于是当Thor回到地球后,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接Hela放学。


 


Thor站在门口像个傻子一样等着Hela。


 


看起来是所贵族小学,精致的巴洛克风校门有着流畅的高耸线条和华贵的金漆,门前停着那些看起来又贵又长的车辆,不少穿着西服打着领结的中年人站在车旁等待,不时从上衣口袋里拿出精巧的金色怀表看看时间。


 


一切看起来都是十分有秩序的样子,这更加衬托出Thor的傻气,然而他一米九的身高和满身的强壮肌肉让他无所遁形。


 


当那个穿着休闲西装和小裙子的姑娘从校门口飞奔出来的时候,Thor被刺激得晕晕沉沉的脑子终于罕见得清醒了些,他蹲下身来对着那个飞奔而来的小姑娘张开手臂。


 


“papa——”


 


小姑娘看起来像是七八岁的样子,黑色的头发柔顺而蜷曲,散在身后像是海底幽深的藻类,幽绿色的眼睛在阳光下澄澈而透明。她扑进怀里的那一瞬Thor感受到了她的强大和有力,却在收拢手臂的时候碰触到她的柔软和美好。


 


“你终于回来了,papa!”小Hela的身体里简直像是藏了一个生机勃勃的星球,她蹦跳着摇晃Thor的手臂,“今天终于不是别人来接我了,你无法想象我期待这一天多久了。”


 


Thor看着面前这个外貌像极了Loki的女孩像个小甜心一样挂在他的手臂上,立刻心里就涌上无法言说的情绪,他尽力露出个柔软的笑容,问道:“平时是谁来接你呢?”


 


“娜塔莎和Dr.会一起来接我!Peter哥哥会偷偷带着我一起从楼顶跑回去!如果是Friday的话那只有一辆无人驾驶的车——啊对了,还有几次地面会突然出现一个橙色的圈,那就是另一个博士来帮忙传送一下我了……”


 


Hela——虽然她叫这个可怕的名字——但面前这个大概七八岁的女孩身上好像一点儿都没有和Thor记忆中那个亲生姐姐相似的地方。午后的阳光温柔得从树影斑驳间漏下来,摇晃在她小小的侧脸上,眼窝和鼻梁处的线条像极了Loki,还有那对略高的颧骨,她仿佛承载着一切美好,就这样在他的臂弯里蹦蹦跳跳。


 


Thor忽然又有点儿想哭。


 


“——Steve总是很忙所以会急匆匆的,Bucky老是在路上问我有没有男孩子给我写情书。”


 


Thor立刻插嘴问道;“那有没有男孩子——”


 


小Hela抬起头看着Thor笑起来,乖巧得摇摇头,又忽然低下头来,闷闷得说:“可能是我长得不如Grace好看吧,daddy,他们都给Grace写情书。”


 


“天哪,Hela!”Thor立刻蹲下身来抱了一下Hela,然后严肃得对她说道,“我发誓,你就像个漂亮可爱的小天使!”


 


Thor义正言辞得继续说道:“我发誓你是我见过九界之中最可爱的女孩子,没有人会不喜欢你。那些男孩儿都配不上你,我的女儿是阿斯加德的公主,未来九界的王!”


 


Hela愣了一下,然后天真得笑起来,用软乎乎的口气问道:“那papa你爱我吗?”


 


时光像是从这一刻被只无形的大手从某个中间位置翻折,首尾相碰,在阿斯加德的金色宫殿里小小的男孩儿也是瞪着一双绿幽灵般的眼睛,笑着对他说,


 


——那我一定是遇到了一个我深爱的人。


 


血缘原来是这般神奇的东西,除了让人无路可逃的相似,还有一种无形中的巨大力量,在此时此刻充斥了Thor的身体,让他一直悬着的一颗心落回了原位。


 


“这个世界不会有另一个人像我这般爱你。”Thor也笑起来。


 


Hela立刻蹦起来,蹦蹦跳跳得往前跑着,黑色的双肩书包像是双要飞起来的翅膀,她跑了几步,回过头来向着Thor挥手,喊道:“我们快点儿回去吧daddy!平时托尼来接我的时候,他总是给我带甜甜圈吃!我想吃甜甜圈了!”


 


 


“我发誓,如果Tony再给你吃那么多的甜甜圈,我就把他变成蜥蜴。”


 


 


Thor看见Hela眼里一瞬间迸发出的喜悦光芒,而当他转过身去的时候,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就站在他的身后。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brother。”




                                                                              END


——————————————————————————————


碎碎念:从雷神系列和复仇者联盟系列来说,我一直认为Thor不是一个好的情人,他和Jean的爱情从头到尾都很迷茫,不缺乏爱意、冲动,甚至不缺同甘共苦的经历和非常相似的性格。或许真的每一个男孩都是由时光打磨,才成为一个体贴的情人和合格的父亲——不管是loki还是Thor。无论如何,如果能遇到一个深爱的人,会为自己能够在这段时间陪伴在他身边而感到幸运。大概这篇文想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也祝愿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人,能够在漫长的时光里,收获那个你深爱的人与你携手的一生。


 


 


 



评论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