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AO3站翻译Every Right Thing Will Find Its Right Place

红颜不似紫金依旧:

【微剧透预警】修正复联三结尾,同时憧憬复联4,重要的是这是一篇先虐后甜的文,结局是HE结局是HE结局是HE!最后,本文略长,阅读需要耐心~


------------------------------------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Every Right Thing Will Find Its Right Place(thelilacfield)各得其所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她几乎感受不到周围的事情,只有周身澎湃的能量,心碎的灼烧着的痛感还有脸颊上绝望的热泪。Vision注视着她,当他轻轻地说出“我爱你”的时候,世界仿佛都炸开了。




“我怀孕了,“她的话一出口整个世界都寂静了下来,Vision瞪大了双眼,这种神情她很熟悉,他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他很慢很慢地伸出手去,手指碰到了她的小腹,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衣服,然后他们的视线交汇了。




“照顾好我们的孩子,”他艰难地说道,然后一道闪亮的光划过,宝石碎了,他也不见了。




一切好像都停下了,然后又开始加速。除了麻木她什么也感受不到,当她看到转着圈的绿色东西把Vision带回来的时候她有短短一秒的开心,接下来她只听到了自己的尖叫声,看到Thanos把宝石从他的额头上扣下来,他的身体失去了颜色,疯狂的泰坦人像扔垃圾一样把他的尸体丢在了一边。Thanos转身看着她,一边把宝石放到手套上,一股愤怒涌遍了她的全身,炸开的红光让周围的树叶都飞了起来,但是这根本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把他带回来,”她厉声说,眼泪从脸颊上流下来。




“不行,”Thanos说道,得意地看了眼手套,看起来根本不把慢慢地起身围在他身边,想抓住最后一丝机会的人们放在心上。




“那就也杀了我,”她啜泣着说,双手紧紧地按在依然平坦的小腹上。Vision甚至没有机会见到她隆起的腹部。




Thanos低头盯着她,一边考虑一边举起了手套,她闭上眼等着他发出光波,等着去和Vision团聚,“不,”最终他说道,她又开始哭泣,“你很有价值。”




“我永远不会加入你,”她说道,声音在颤抖,“你杀了他!”




“不是你,”他说道,她立刻保护地捂住她的腹部,“你腹中的孩子有一天将会是我得力的盟友,将会代替今天被你和你的朋友们杀死的我的孩子们。”




“你认为我的孩子会加入你?”她嘲讽说,“你杀了他的父亲!”




“我还会杀了他的母亲,”Thanos说道,一阵凉意顺着她的脊背蔓延下去,然后她听到了闪电的声音,她急忙躲开了,生无可恋地爬到Vision的尸体边,他的皮肤摸上去是那么冷,他的眼睛变成了空洞的白色,她试探着去摸他脑袋上的洞,感觉很扎手。




“求你回来,”她低声说,紧紧握住了他没有生机的手,就像一天前在床上一样,那时候关于孩子饿秘密在她的头脑里打转,她差一点就说出来了,“求你了,我爱你,Vizh,我很爱你,求你不要走,我需要你,我一个人承受不来......"




她身边有人慢慢变成了灰尘,但是她几乎没有为他们悲伤,她所有的心碎都集中在Vision身上。当她听到她的同伴喊着消失的人的名字,她只能看到Vision无光的双眼。她记得他看着她的样子,自从他们开始秘密地见面,那双湛蓝的眼睛也消失了。




有一只手拍了拍她的后背,她吓了一跳,抬头看到Steve低头看着她,眼里全是哀伤,“我们得走了,”他说道,俨然还是那个队长,那个领袖,她摇了摇头,“王宫还在,我们得回去制定计划。”




“没有什么计划,”她说道,声音又轻又悲惨,“没有他就没有计划。”




“Wanda,请你跟我们走,”Steve说道,但是当他去拉她的肩膀时,她紧紧地扑在Vision身上,想要唤醒他,想要这一切都只是个噩梦,当她醒来的时候Vision还躺在她身边,等着她告诉他关于孩子的事,“Wanda,你不能留在这,他已经死了。”




“不,”她的低语声让人心碎,她的手指温柔地顺着他的枕巾线条一点点划过,就像无数次地当他们一起躺在床上的时候,“我需要他。”




“Wanda?”这是个不同的声音,那么温柔,她知道是Natasha走到她身边,虽然她的头在埋在Vision僵硬的胸前,抽噎的几乎喘不过气了,“我们不会丢下他的,好吗?Thor在这,他可以跟我们一起把Vision带回王宫去。”






“我需要他,”她无助地重复着,Natasha的手在她的背上温柔的划着圈,“我一个人不行,孩子也需要他。”




“孩.....孩子?”Natasha问道,Wanda只是更紧地抱住了Vision,趴在他身上哭泣,“Wanda,你.....你怀孕了?”一阵沉寂,然后她十分温柔地问道,“Wanda,你能不能坐起来看着我?我想帮你。”




她费力坐起身来,看到Natasha脸上灰混着血,但是眼里全是关怀,但是很快她又扑倒在幻视身上,感觉整个人都碎成了片片。“你怀孕了吗?“她重复道,Wanda点点头,泪眼迷蒙中看到Rhodey惊讶地张大了嘴,Bruce飞快地捂住了嘴,Thor挫败感十足地低下了头。




“你确定吗?”Steve粗声问道,Natasha低头注视着她,她不断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那是Vision的孩子,是他给她留下的唯一的东西。




“6天里8个检孕棒都是阳性的,”她轻轻地说,想到了前几天,Vision躺在床上,她盯着他心里十分快乐,知道她现在腹中有了她最爱的男人的孩子。她应该告诉他的。




“那不可能,”Steve说道,她只是无助地耸耸肩,“你确定......你确定是Vision的孩子?”




“我确定我没有跟除了我爱的男人以外的人上过床!”她抽泣着说,声音很尖锐。




“但是那没有可能——”




“我们刚刚看着半数的队友化成了灰,Rogers,我想现在不是说‘那没有可能’的时候,”Rhodey说道,朝Wanda走过去,他眼里前所未有的关心让她觉得更难受了,“你知道多久了?”




“十天,”她的声音很模糊。




“然而你没有告诉他?”Natasha温柔地问道,她摇摇头。




“我不知道怎么说,”她说道,想起了那些时候当她躺在他身边,话想要脱口而出的时候大脑总是把那些语句又收了回去,她怕他会不高兴,怕这个突如其来的怀孕会让他离开她,“我想在他走的时候告诉他,但是....我们....”




“你们被打扰了,”Natasha说道,她点点头,“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我们会尽全力帮忙的,”Rhodey说道,Natasha也在一旁点头,“我们只想让你安全保证健康,还有你的孩子.....如果你想要他的话。”




“当....当然我想要他了!”Wanda着急地说道,她吓了一跳,他们居然觉得她可能会不想要Vision的孩子,“这个....这个孩子是他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了!”说到这里她的情绪又崩溃了,她觉得自己哭得仿佛胸口被烧着了,她的手指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衣服,这时Bruce走到她身边,而Natasha抱住她一遍遍地安慰她。




“你要试着镇定下来,Wanda,”他说道,语气是那么温柔,“待在这对你或者孩子都不好。”




“你们要把他从我身边夺走吗?”她弱弱地问道,Bruce剧烈地摇摇头,悲伤地看着Vision的尸体,“你们打算做什么?”




“我们要把他放到冷库里,”Okoye说道,“保存好,我的公主也许有办法做点什么。”




“看到没有?”Natasha对她说,试着用微笑去安慰她,“没人要夺走他,Wanda,我们保证。”




“你能站起来么?”Okoye问道,她的目光里有一丝同情,Wanda从没想到会在这个无畏的朵拉侍卫队队长的眼里看到,“我们应该送你去医疗部——你看起来很糟糕。”




“等等,”她低声说,转过头去看Vision的尸体,她的手剧烈地颤抖着合上了他的眼睛,她努力地忍住一声哽咽,俯身最后吻了吻他的脸颊,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会想办法救你回来,我保证。”




Okoye伸出手去把她拉起来,Natasha架住她,三人随着幸存的人跌跌撞撞地往王宫走去。她的耳边一遍遍地回荡着Vision最后的话,一遍遍地希望自己能在第一个检孕棒的结果是阳性的时候就抓住机会告诉他。




他们带着她从其他人身边离开,穿过错综复杂的走廊走进一个干净的白色房间,里面有一个银发的女人。




“Maximoff小姐,这位是Mamadou医生,”Okoye说道,脸上满是敬意,“她接生了我的国王和我的公主,我只相信她来照顾你和你未出世的孩子。”






“如果你想要我这有很安全的镇定剂,Maximoff小姐,”医生说道,Wanda点点头,她累了并不想反驳,“你们谁留下陪着她?”




“我来,”Natasha说道,“Okoye,你去看看其他人,看看有什么要帮忙的,跟他们一起制定计划。”




门关上后,Natasha帮Wanda脱下制服,换上白色的柔软些的衣服,再小心地扶她躺下。“Nat?”她问道,“你觉得.....你觉得我一个人能撑过来吗?”




“当然了,”Natasha说道,把一个枕头放到她脑后,“但是你不是一个人,Wanda,不论怎么我们都在这陪你,保护你和你的孩子。”




她把双手都放在腹部,她和Vision的孩子还那么小,像是个秘密。这是她最后的重要的东西,世界对他来说是那么危险,她需要好好保护他。她想到了她告诉Vision的时候他脸上的微笑,无声的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淌到了枕头上。


-----------------


离瓦坎达遭袭已经过去好几周了,时间仿佛变了,它过得那么慢,有时候她花了无数个小时盯着墙最后只发现才过去5分钟,但是以前当她心满意足地躺在Vision怀里的时候,时间就像敲打着宾馆窗户的风一样稍纵即逝。




“你很冷,”他的手划过她的身侧,一瞬间一股欲望流过她的全身,她抬头向他笑了笑。




“那你让我暖和起来,”马上他的皮肤温度就加倍了,他是她的私人供暖器,她低垂着眼透过睫毛看着他,“我不是这个意思,Vizh。”




“哦,”他喘了口气,任由她拉着他的手一路向下,他们陷入了深深的吻中。




“Wanda?”她抬起头看到Natasha站在门口,“医生准备好了她的器械,你可以过来了。”




Wanda躺在检查台上,这个和Vision之前躺过的很像,他们差一点就能救他了,差一点,她能看到自己的小腹已经不再平坦了,而是已经在衣服下面突了起来。“你感觉怎么样,Maximoff小姐?”医生问道。




她很多天没怎么说过话了,除了吃饭睡觉,试着为了孩子活下去,她迟钝地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你知道你怀孕多久了吗?”




“有一个家用试纸说8周,”她说道,摸了摸腹部仿佛是在给自己力气继续说下去,“那是四周前。”




“所以我要给你做个超声波检查,”医生一边说一边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容,Wanda极力地不让自己去想另一重现实,在那里世界没有分崩离析,在那个现实中Vision握着她的手,吻着她的掌心,眼里闪着兴奋准备第一次看看他们的孩子,“你都感觉到了什么症状?”




“恶心,一开始,”她说道,“我们不得不搬去另一个宾馆因为原来的那个旁边的饭店的味道总是让我呕吐。除了这个,就没什么了,我自己偷偷检测是因为......我就是有那种感觉。”




“很多女人都是只有那种感觉,但是大部分时候她们的感觉很准。”医生说道。




“你会感觉有些压力,”医生轻轻地说道,Wanda努力让自己放松,抓住Natasha的手,她意识到另外两个人在看一个屏幕,于是她也扭过头去,“好的,看这里,你会看到.....哦,”她的手一下子握紧了Natasha的手,她急切地看着医生,不知道她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你的家族有双胞胎历史吗,Maximoff小姐?”




“我就是,”她说道,胸口一阵疼痛,这是在提醒她这世界从她身边夺走了多少东西,而最后又留她一个人活着受苦,活在一个她所爱的人都死了的世界上。




“看,”医生指着屏幕说,“这里是一个胎儿.....这里是另一个,你怀的是双胞胎,Maximoff小姐。”




她还没感觉到热泪就从脸上直流下来,医生离开了,Natasha在使劲安慰她,“你得镇静下来,”她说道,在Wanda绝望的抽泣声中几不可闻,“你有这两个孩子要照顾,Wanda,Vision的孩子,为了他们坚强起来。”




“我不行,”她哭着说。




“行,你行的,”Natasha坚定地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们每人能理解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你不能就这样放弃,Wanda。”




“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她哭道,这个想法自从Vision求她摧毁宝石的那一刻起就在她脑中盘旋,“只有我一个人了。”




“你还有我,”Natasha说道,她的指甲掐着Wanda的手心,那上面仿佛还留着Vision的吻,Wanda仿佛还能感受到Vision嘴唇触到自己皮肤时的柔软触感,“你还有Steve。你还有Rhodey, Bruce和Thor。你还有Okoye和Shuri。”她轻轻地拉起Wanda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你还有他们,为了你的孩子们活下去,Wanda,他们需要你坚强起来。”




“他们会爱我吗?”她问道,眼泪依然止不住地往下流,“我杀了他们的父亲。怎么会有孩子爱那样的母亲?”




“不是你杀了Vision,”Natasha低沉着声音说道,“是Thanos杀了他,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你告诉他们他们的父亲是作为一个英雄死的,他是为了他们还有全宇宙牺牲自己,”Wanda紧闭着嘴还是发出了一声哽咽,Natasha的眼里仿佛有一团火,“你也要为接下来的战斗活着,因为我向你发誓,Wanda,我们会为他报仇,我们会让Thanos付出代价。”




“你发誓吗?”Wanda弱弱地问道。




“我以我的生命起誓。”


----------------------------------


一架飞船请求降落许可,公主,“Okoye说道,Shuri从一堆纸里抬起头来吓了一跳。




“问问是谁,”Steve说道。




“我是Okoye,朵拉卫队的队长,瓦坎达的守护者,”OKoye对着通话系统说,“说出你的名字和意图。”




“Tony Stark,”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充满了悲伤,啪的一声Rhodey的杯子掉到了地上,他猛地站起身来,就连Wanda也抬起头来,在众人哀伤的脸上重新看到了生的希望,“我这还有一个叫Nebula的盟友,我们只是想降落。”




“Tony?”Bruce惊讶地问道,几周以来的第一次他的眼里充满了希望,“你还活着?”




“是Bruce吗?”对方问道,Bruce的眼里闪着感激的泪,“我在跟谁说话呢?”




“到王宫里来吧,Stark先生,”Okoye说道。Rocket第一个冲了出去,Natasha伸手扶Wanda起身,她隆起的腹部让她的行动比以往有些困难。




头顶的天空是那么篮,对一个被撕裂的世界来说亮的过分,Natasha紧紧地扶着Wanda,Tony走过来,身后跟着一个蓝皮肤的女人,一定是Nebula了,两个人都看起来像是往地狱走了一圈又回来了。“Rocket,”她说道,朝浣熊点点头,“Groot呢?”




“没了,”Rocket的声音在颤抖,“Gamora呢?Drax呢? Quill呢? Mantis呢?”




“都没了,”她说道,Rocket的皮毛上闪着泪光,“只剩我们两个了。”




“为什么?”Rocket问道,Nebula的目光变得坚硬起来,她愤怒地抿住嘴。




“因为他想让我们受苦,”她厉声说,像一阵风一样从幸存者中间走过去进了王宫,Rocket急忙跟上去。




“就剩下你们几个了?“Tony问道,Steve严肃地点点头,”哦天啊。“




“很高兴看到你,Tony,”Steve说道,眼里闪着真挚的感谢,“我们都很高兴你还活着。”




“你也一样,Rogers,”Tony说道,两个人的握手并没有什么尴尬,只是两颗破碎的心灵间的碰撞。Bruce冲上来抱住了Tony,还有Rhodey。




“Nat,”Tony说道,Natasha点点头,最后他终于注意到了Wanda,他睁大了双眼,“所以....告诉我真相,我们花了多久才到这?”




“8周,”Natasha说道,“我们有很多要讨论的东西。”




“你不必把所有的都告诉我,Romanoff,”Tony说道,看着Wanda的双眼,她努力地把眼泪憋回去,“Vision的孩子,我猜?”




“他的双胞胎,”她麻木地回答道,双手保护一般地捂住小腹,Tony的脸上立刻出现了同情的神色,现在她对这神色已经很熟悉了。




“很抱歉,Wanda,”他说道,那种语气是之前他从没对她用过的,“我知道他对你有感情。”




“我们的感情是相互的,”她说道。




“我也知道,”Tony说道,朝她的腹部点点头,“如果你们俩没有点特殊的感情的话这两个孩子就不会存在了。”




“我爱他,”她说道,眼泪终于没有忍住。Tony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她不知道这种情况什么时候才是头。


-----------------------------


“Vision,”床上没有动静,她不由得笑了,她穿过房间把咖啡杯放在床头柜上,俯身过去吻了吻Vision裸露的肩头,“亲爱的,别装睡了。”




他没有答话,吐出一口气,她偷笑着沿着他肩膀的线条缓缓地印下一个个吻,“我猜我们今早什么都不能干了,”她温柔地说,“太可惜了,我倒是还有主意.....”




“什么主意?”她听到他闷在枕头里说。




“你给我起来我就告诉你,”她说道,于是他转过头去看她,他的目光很明亮,“你要错过火车了,Vizh。”




“12点还有一趟呢,”他说道,起身陷入一个缠绵的吻,他的手伸进她的上衣在她的皮肤上画着圈,“除非你觉得我应该坐11点那趟。”




“别再说火车的时间了,”她说道,亲上了他坏笑的嘴角。她飞快地从头上掀掉上衣,爬到了他的身上。




“Wanda?"敲门声把她从回忆里叫了出来,她的手叠放在小腹上,想着Vision的音容笑貌,”有人要见你。"




门缓缓地开了,Clint出现在门口,脸上带着悲伤但还有一丝安心。“Clint?”她屏住了呼吸,在想这是不是个梦——但是如果是梦的话,她身边躺着的应该是Vision而不是冰冷的空气。




“嗨孩子,”Clint说道,悲伤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你快当妈妈了我还能叫你孩子吗?”




“Clint,”她小心地起身下地,腹部的重量还是让她很不习惯,Clint冲过来紧紧地抱住她,“你怎么到这来了?”




“Nat给我打了电话,”他说道,“反正一切都像吃了翔。”




“我可以吗?”Clint问道,她点点头,他放在她腹部的手激起了她的眼泪,她最希望的就是Vision能够看到这一切,可以看着她的肚子随着他们的孩子一天天变大,“你怀孕多久了?”




“20周,”她说道,想起了最近的一次超声波检查,她一边掉泪一边看着Vision的孩子在她体内活动着,他已经死了可他们还是那么鲜活,“他们都是男孩。”




“他们动过没有?”Clint问道,她摇摇头,”好吧,不过应该不会很久了,我记得......“他没有说下去,他的喉咙哽咽了,眼里也蒙上了一层雾气,她很关心地抬头看着他。




“Clint?”他抬起头来看她,眼里的痛苦胜过了千言万语,一个可怕的想法窜入了她的脑海,“Clint,发生了什么?”




“Laura,”他说道,那声音是一个支离破碎的男人,“还有孩子们。当它....当一切结束的时候,他们都没了,都化成了灰。”




“哦天啊,”她觉得自己的膝盖在颤抖,“Clint,对....对不起。”




“我也是,”他说道,握住了她的手,“Nat把一切都告诉我了,这不公平,Wanda,这不公平不应该是你去做那件事,而且最后还都是徒劳的。”




“我....我们两年来偷得了一些时光一起度过,”她说道,声音很小,她的手按在肚子上,“我怀了他的双胞胎,我知道他爱我,我也爱他,我....至少我还有这些。”




“你们理应共度一生,”Clint说道,“尤其是你们还有孩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说道,抬头看着Clint,她是像对待父亲一样信任他,“我有两个孩子,而我是他们唯一的依靠。我不能一个人撑过一切,Clint,我不行。”




“别傻了,”他说道,安慰地揉着她的双肩,“你会是个好母亲,Wanda。虽然你很年轻,但是你比你想的更坚强,很多女人在23岁前就有孩子了,她们过得也都不错,而且你身边还有很多人帮你,”他深吸了一口气,犹犹豫豫地补充说,“而且,Vision如果活着他会是个非常好的爸爸的。”




“我知道,”她说道,努力地使自己镇定下来,把注意力放在当下。慌乱或者哭对她和孩子都没什么好处,有些情况下她必须得尽力克制,“他本能拥有一个快乐的家庭。”




“他还可以的,”Wanda看到Bruce站在门口,“Nat叫我来喊你们吃饭,但是Wanda,我认为我们能做到。”




“什么?”她问道,呼吸瞬间加快,“他活过来了吗?”




“还没有,”Bruce说道,“但是Shuri修好了他头上的洞,也接好了所有的电路,但是我们需要一个能量源,而瓦坎达是拿不出的。”




“宝石,”她说道,“我们要把心灵宝石夺回来。”




“Wanda,”Clint警告她说,“那么做相当于自杀。”




“我必须试试,”她说道,“我.....我欠他的,还有孩子们,为了他们我必须试试。”




“来吃饭吧,”Bruce说道,“我们可以一起讨论。”她忽视了Clint眼里的警告和恐惧,跟着Bruce走到众人聚集的地方。


-------------------------------------------


瓦坎达成了这个混乱世界的中心,那些愿意战斗的都到了这里,计划着怎么把Thanos引来决战。她怀孕已经25周了,她的手抚摸着隆起的腹部,一边听着他们讲即将到来的大战。“Strange说我们只有一种胜利的可能,”Tony说道,“他死前说没有别的办法。”




“他们没有死,”他们最新的盟友,Carol(惊奇队长)看着他们说道,她懂的东西超乎他们的认知,“他们被困在了某个地方,但是我们可以解救他们。”




“那我们就必须解救他们,”Steve说道,“没人理应被Thanos囚禁在某个时空,那不是人过的生活。”




“我们必须得试试,”Tony赞同地说,“但是最首要的是把手套从他手上取下来,只要他不能控制那些宝石我们就能阻止他。”




“可是他集齐了六个宝石,”Scott悲伤地说道,Hope(黄蜂女)站在他身边握住了他的手摩挲着,他们两的爱情让Wanda咬住嘴唇,她想起了Vision,“一帮倒霉的不合群的人能有什么机会呢?”




“我们可是一帮他妈的下定了决心的倒霉的不合群的人呢,”Natasha说道,Rhodey被逗乐了,“而且我们在一起。”




“我们必须作为一个团队去战斗,”Nebula说道,“他只有一个人,我们不是,一个人就算再强大也打不过一个团队。”




“我认为那个手套受不了六颗宝石的能量,”Thor说道,“没人知道它们真正的能量有多大,上次我看到它已经半边被融化了。”




“所以如果他再打个响指,那个手套就会彻底坏掉。”Bruce说道。




“但是如果再让他打一次,Bruce,活着的这半宇宙也会死掉,”Rhodey深深地皱着眉。




“我们不会让他再来一次的,”Tony说道,眼里全是决绝,那是一个人失去了很多但是依然认为这个世界值得他去奋战的决心,“我们是复仇者。”




“啊哦。”




“好吧,我们有人是复仇者,有人是银河护卫队,有人只是来这找乐子,”Tony纠正道,向着打断他的Rocket挑挑眉,“但是重点是,我们都站在同一边,我们都想阻止Thanos,如果我们想要有希望赢就必须合作。”




“然后假设我们遇到Thanos,”Hope说道,“我们抢回了手套,然后我们手里有六颗无限宝石,然后我们怎么办?”




“我认为这个你和Lang先生说不定能帮上忙,”Shuri说道,朝他们点点头,“宝石一定要远离Thanos,也许就在神秘的量子领域。”




“哦.....”Scott看向Shuri,“你真聪明,你多大了?”




“17.”




“那我很期待生活在一个由你说了算的世界里,”Scott说道,Shuri被逗笑了。




“时间宝石必须交还给法师们,”Carol说道,“千百年来他们一直保护它,他们还会继续保护它。”




“我要心灵宝石,”Wanda说道,每一双眼睛都看向她,“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是我能行。”




“你不能去参战,小姐。”Clint坚定地说。




“我不会战斗的,“Wanda说道,”我不会让孩子们冒险,但是我可以帮忙,你知道我可以的,我可以站在后面从那里帮忙。求你了....我不能袖手旁观看着这一切。我和你们一样想要复仇,“孩子们踢了她一下,她立刻想起了Vision生命最后时刻的样子和他痛苦的尖叫声,她咬咬牙低声说,”比你们还想。“




“复仇可能让人们变得愚蠢,“Tony提醒她,他投在她身上的目光全是关切,这是她以前没有意识到的,就算只是简简单单地因为她是个孕妇,人们这样为她担心她也觉得很温暖,觉得自己的心不那么沉重了,”如果你的理智可能被情感蒙蔽,那你就不应该到战场上去。“




“我们不知道Thanos什么时候会来打我们,”Wanda说道,“如果离我的预产期太近了,我发誓我不会参战的。”




“那是什么时候?”Carol问道。




“10月16号,”Wanda说道,“还有15周。”




Carol说道,“那么我们希望Thanos能在那之前攻击我们,因为相信我,Maximoff小姐,我们需要你的能力。”


--------------------------------


她的气还没喘匀,头还在天旋地转,Vision轻轻地吻了吻她的肩膀,她回过头来扑进了他的怀抱。




“换一个宾馆对你的恶心有缓解吗?”他问道,担心地皱着眉,她很想倾身过去吻一吻他的眉梢。




“有吧,”她说道,看到他眼里闪过一丝宽慰,“上一家宾馆旁边的饭店的味道太难闻了。”




“我希望Stark先生不要去看他的银行账单记录,这样他就不知道我为了这个地方花了多少钱,”他说道,“不过呢,你想要什么就向客房服务要什么,Wanda。”




”Wanda?“她抬起头来,从回忆中回到现实,Clint坐在地板上看着他,Tony在一边研究着说明书,还有8周她的孩子们就要出生了,他们在搭两个摇篮,”你想我们把它们放在哪?“




“窗户边吧,”她随意地挥了挥手,“所以他们能见到阳光。”




“他们会喜欢的,”Natasha一边叠着婴儿的衣服一边对她笑道。




“你想过给他们起什么名字了没有?“Tony问道。




“我不知道,”Wanda说道,感受到孩子们踢了她一下,她伸手揉了揉肚子,“我...我从没想过成为一个母亲,至少没有这么快。”




“我可以提个建议吗?”Tony问道,“William,其中的一个。它的意思是意志强大的战士,就像他的妈妈一样。”




“William Maximoff,”Natasha说道,“那真可爱,是不是,Wanda?有点老套,但是很可爱。”




“就像Vizh一样,”Wanda按着小腹想起了他,他钱包里放了张她的照片,他的那种骑士精神,还有他讲话的方式,都很老套,但是甜蜜。




“另一个叫Thomas怎么样?”Clint提议说,“意思是双胞胎,我从没机会把它放到我的名单上,虽然这名字真的很诱人。”




“William和Thomas,”Wanda低声说,“Thomas和William,”她试探了两遍,这两个名字就像两块完美地契合在一起的拼图,就像她跟Vision躺在一起的时候,他温暖的身体是她的一部分,“我很喜欢。”




“看到没,你准备好了,”Tony说道,“你已经准备好了名字和其他东西。”




“而且只要你想,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Natasha紧紧地握住Wanda的手,“我知道你从没想过没有他自己做这一切,我们也没有人想代替他的位置,但是我们都在。”




“我知道,”她说道,任由别人的爱包裹她,那种爱没有Vision对她的爱那么强大或者翻天覆地,但是至少是真实的是鲜活的,能够给她如寒冰般痛苦的心里注入一点温暖。


---------------------------------


她本能地想去倒一杯咖啡,但是她摸摸小腹,犹豫了起来。她回头看了Vision一眼,发现他还沉沉地睡在床上,心灵宝石闪着微光。她尽可能轻的打开背包。




她把自己锁在浴室里,用颤抖的手指拆开包装,脑子里快速地闪过很多东西。也许只是她庸人自扰,廉价饭店的气味可能任何人闻了都会不适,但是也许她的感觉是对的。




在等两分钟的过程中,她一遍遍地读着说明:两条线,怀孕,一条线,没怀孕。两条线,怀孕,一条线,没怀孕。两条线,怀孕,一条线,没怀孕。两条线,怀孕,一条线,没怀孕。两条线,怀孕,一条线,没怀孕。两条线,怀孕,一条线,没怀孕。




如果她真的怀孕了呢?她肯定得告诉他,他们必须想个办法出来,她也必须得告诉Steve, Sam和Natasha,可她之前连跟Vision见面的事都没有告诉他们。她就会成为一个还要保护未出生的孩子的联合国的逃犯,光是想想她就怕得头晕。




但是如果她没有呢?这个想法又让她胸中一痛,她想要一个孩子,Vision的孩子,不管那怎么可怕,不管这个意外的怀孕会让情况变得多坏,她都想是真的怀孕。他们能想出办法的,不管怎么他们总能找到办法。




手机上的闹钟响了,比她想的声音要大。她吓了一跳,心脏狂跳着,她静静地坐了一会,侧耳听着门外Vision有没有起床的声音,但是并没有什么声音传过来,于是她颤抖着伸出手去看她的未来。




两条线,怀孕。高兴的泪水涌上她的眼眶,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Carol第一个抬起头,天空中出现了阴云,一阵阵风吹过,其他人们也都聚集在窗前,眼里带有恐惧。“他来了,”Nebula说道。




“好吧,”Tony坚定地说道,“复仇者们,银河护卫队们,还有闲散人员们,这就是了,这就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他的盔甲开始覆盖在他的衣服上,“准备战斗吧。”




当Wanda转过身去的时候,Steve伸出手拦住了她,她抬头看到他的脸上一脸严肃,“除了你,”他严厉地说,那是一个领袖的声音,“你就留在这。”




“Steve,求你了,”她低声说,但是他不为所动,“我想帮忙,我能帮忙,让我去帮忙。”




“你在这更安全,”Steve说道,轻轻地推开她,“Thanos想要你的能力,或者不管什么能力在你的双胞胎身上,我们都知道这一点,你不能被他碰到。”




“他说的对,Wanda,”Clint一边说一边把弓箭背到肩上,“你不能到战场上去,那不安全,如果Thanos抓住你,我们没人能原谅自己。”




“可是我想去帮!”她大声喊道,“Thanos夺走了我的一切,让我面对他,我想看着他去死。”




“从这里看一样,”Steve说道,她脸上的泪也不能打动他,“这次我们不会让Thanos溜走了,这次不会,他会为他的恶行付出代价。”




“我们都会看着他去死,Wanda,”Natasha说道,目光中充满坚毅,“我保证。”




“不要保证,”她轻声说道,“人们总是打破他们对我许下的诺言。”




“这次不会,”Natasha说道,握住了她的手,目光里闪着烈火,这是第一次Wanda真的明白了为什么都说黑寡妇是世界上最让人生畏的特工,“这一次,他会死,为了他夺走的一切我们会摧毁他。”




“嘿,混球们!”Rocket站在门口,那身材那么小却扛着一把大得可笑的枪,打断了他们的话,“该去揍人了,别卿卿我我了。”




Natasha眯了眯眼,跟着rocket走了出去,随后是Steve,Clint多待了一会,吻了吻Wanda的额头,“照顾好你自己,”他说道,“我们会回来的。”




Tony领着大家冲击,在9月的阳光下他的盔甲闪着金红色的光,Wanda只能看着。Thanos这次是一个人,没有黑暗教团,也没有外星人小兵,只有他一个人和一个半融化的无限手套,上面的宝石闪着光,即使是从这么远的地方她也一下子看到了闪着黄光的心灵宝石,一股仇恨猛地出现在她心中,她默默地发誓她绝对不要站在一边看着自己的队友死去。




但是这一次胜利的天平仿佛没有倒向Thanos那边,她远远地看过去,看起来她的队友们能赢。她看到Clint箭的爆炸,看到Tony和Rhodey穿着盔甲绕着Thanos飞,为了更好地了解战况,她抓起一个耳机放到耳边。




“Clint,注意一点,上一支箭差点射到Tony。”




“对不起,Stark!”




“专心点,神箭手莱戈拉斯!”




“Scott,他妈的你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打这伙计的脸!”




“Scott,不要!”




“但是他把Luis和Maggie都变成了灰!”




“等我们把手套取下来你再打他!Danvers,情况怎么样了?”




“想取下这东西我们还需要点帮助,但是我想我知道怎么做,能不能让Maximoff下来添一点动力?”




“Danvers,我们讨论过了,让Wanda离Thanos太近是有危险的——啊!”




“Steve!”




听到Natasha的叫声Wanda捂住了嘴,她看到Steve是第一个被力量宝石发出的紫色能量波击倒的人,她扔掉了耳机,手里顿时发出了红光,之前所有人告诉她的让她待在原地的话都随着报仇的烈焰飘走了。她打破了面前的窗户,直接降落到战场上,一道红色的能量盾挡住了紫色的冲击波。




“你在干什么呢?”Clint喊道,一支支连珠箭在Thanos的头边炸开,“快回去!”




“Carol!”Wanda喊道,无视Clint对她的怒视,Carol降落在她身前,沾了血的头发飞扬在脸旁,“你需要我怎么做?”




“我们必须打破灵魂宝石,”她说道,Wanda点点头,另一只没有用来发射护盾的手已经在聚集起能量,“那样所有化作灰尘的人都会回来,这些英雄就可以加入我们的战斗。”




“好的,”Wanda让自己站的更稳些,努力想着她为什么做这一切,为了她腹中的孩子永远不能见到他们的爸爸除非他们赢了,“告诉我什么时候动手。”




“等我的信号,”Carol说道,抬起手,白色的能量在她的手心涌动,“等等...等等....等等...现在!”






红色和白色的能量波朝Thanos冲了过去,他惊恐地看着它们撞上了手套,Wanda咬紧牙关,用另一手按住腹部,用尽她所有的力气,最终在一片橙色的光芒中灵魂宝石破碎了。




破碎的宝石中喷出了一堆灰烬,逐渐熟悉的身影出现她身边,Sam和Bucky一起出现在地面上,Steve爬起身来冲过去抱住两个人,Okoye吓了一跳当T'Challa出现在她身边,国王和士兵紧紧相拥。Tony落在地上,盔甲缩了回去,抱住了朝他跑过来的Peter。一个绿皮肤的女人还有一堆银河护卫队的人出现在Nebula身边,Rocket的那声大喊“Quill!”让Wanda永远难忘。




“战斗还没结束呢,”奇异博士的声音低沉严肃,抬起手划着魔法圈,他的斗篷在风中飘扬。




“你说的对,”Tony说道,放开Peter重新穿好盔甲,仿佛感受到了主人的决心,盔甲的光芒更亮了,“让我们杀了这个混蛋。”




“Wanda,快回去,”Steve说道,她转身看着他,头发飘散着眼里也闪着红光。




“这次不行,”她大声说,”我要杀了他,因为他不让Vizh见到自己的孩子们。“




“好,”Tony喊道,他的声音回荡在崭新的队伍中间,这是宇宙中最强大的英雄们,“我们一起来!这次我们能行!”




一个银河护卫队里的人,一个黑头发的女孩上一秒消失在地下下一秒就通过奇异博士的传送门落在了Thanos肩上,她大喊的一声“睡吧!”回荡在空气中。




“大家快过来,现在!”趁Thanos眼皮一沉Tony喊道,“我们得把手套取下来!”




她也想过去,但是一阵疼痛让她弯下了腰,紧紧地捂住了肚子,她咬着牙想把眼泪憋回去。“你还好吗?”她看到一个金发的陌生人拿着把外星枪看着她,“我是Peter Quill,大部分人叫我星爵。”




“我是Wanda,”疼痛很快又消失了,“很高兴见到你。”




“你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Quill说道,然后冲上去追他的伙伴。




在众人的努力下手套终于被取了下来,Wanda走到Thanos面前,红光跳跃在她的指尖,“让他醒过来,”她低声说,Natasha警告地看了她一眼。




“他很危险,Maximoff小姐,”奇异博士说道,“最好趁着Mantis还能控制住他的时候杀了他。”




“可是我想让他在痛苦中死去,”她怒道,“我想让他临死前清醒地意识到他要死了。”




“我也是,”Nebula说道,举起了手中的刀,“让他醒过来,Mantis。”




“当她一松手你就抓住她,”Wanda对Sam说,他的翅膀还没收回来,“今天除了Thanos谁都不能死。”




一瞬间时间好像慢了下来,所有的动作都在放慢。Sam盘旋着飞过Thanos的头顶抱住了Mantis,Thor拿着手套远远地飞到一边,Thanos慢慢地睁开双眼,Wanda指尖的红光笼罩在他的头上。




“女巫,”Thanos缓缓地说,“别这么做,我的孩子,我们没什么不同,你和我。”




“你别招惹她,”Nebula低声说,“你不能再毁掉另一个生命。”




“我.....拯救生命,”Thanos说道,Nebula摇摇头,“Gamora......孩子.....告诉他们。”




“让我来告诉你,”Gamora走上前来,眼里闪着怒火,“你是我见过的最邪恶的东西,你今天会死在这里。为什么?因为你输了。”




“我的孩子们.....”Thanos的呼吸越来越弱,Wanda的魔法正在逐渐撕裂他的大脑。




“我的孩子们因为你一出生就见不到他们的父亲,”她说道,泪水忽然流了下来,“为此我希望你永远受苦。”






然后一切都结束了,一道白光闪过,Thanos消失了,他被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了,从他们的人生中抹去了。最终他们打败了他。忽然Wanda感到腹中一阵剧烈的疼痛,她不由自主地倒下去,在撞到地面之前一个人接住了她,“哇哇哇!”她勉强抬起头,看到了Peter关切的眼睛,不过是一个被卷进这出混乱的孩子,“你还好吗,小姐.....呃,女巫小姐?”




“我想我刚刚羊水破了,”她模糊地说道,Peter瞪大了眼睛,转头喊着Mr Stark的名字。




“哦天啊!”Tony喊道,走到Wanda身边,俯身看着她,在一片疼痛和慌乱中她几乎看不清他的双眼,“我们需要一个医生。”




“Bruce是医生!”




“不是那种医生,Clint!”




“我可以,我亲自给我女儿接生过。”




“不行,Drax!”




“Strange?”Tony问道,“你是个正常的给人看病的医生,对吧?”




“我是神经科医生,Stark。”




“一样嘛。”




“恐怕神经科医生和妇产科医生是非常不一样的,Stark,”奇异博士冷冷地说道,疼痛终于缓解了一些,Wanda坐起身来,“但是Maximoff小姐需要马上进行医疗处理。”




“不行,”她低声说,伸出一只手直到Tony拉着她站起来,“我....得去拿宝石....救Vizh.....”




“我们会的,”Carol说道,优雅地落在她身边的地上,“我会亲自把宝石交给Shuri公主,一切都会没事的。”




“Thor!”Tony叫道,然后回头看着Wanda,“你想要谁陪你,Wanda?”




“Nat,”她哭着说,“还有Clint。”




“好的,”Tony说道,Thor正好落到他们身边,“你来抱她,我去带上Clint,Rhodey,你去带上Nat。走路已经不够快了。”




“但是我不能现在生孩子!”




“开弓没有回头箭,”奇异博士说,“祝你好运,Maximoff小姐。”




Thor抱住她,把她送到王宫的医疗部,Natasha已经在那了,正在洗掉手上的土和血,医生面色凝重地鼓捣着屏幕。“你的孩子真会挑时间,”Natasha说道,放下自己的武器帮助发抖的Wanda躺到台子上。




“我以为不是这样的,”Wanda抽噎着说,“Nat,求你了,告诉我会没事的。”




“当然了,”Natasha露出一个温暖的笑,“看看你的能力,你刚刚消灭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东西,你当然也能完成这件事。”




Clint冲到她身边,握着她的手,把她被汗粘在脸上的头发拨开,“Nat,去拿点冷水和毛巾来。你做得很好,孩子,你还需要什么吗?“




“Vizh,”她痛苦地说,Clint摇摇头,“不,求你了,你一定得救他,我做到了,我拿到了宝石,我能救他,他应该在这,我需要他。”




“Wanda,他已经不在了,”Clint说道,她使劲地抽泣起来,不管Natasha怎样安慰她怎样用湿毛巾帮她擦汗她都停不下来,“你需要把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




“我从没想过没有他一个人做这件事情!”她哭得很伤心,又觉得生孩子的痛苦是她以前没想到的,她拼命地喊了一声“Vision!”Natasha脸上的表情让她心碎。




“Maximoff小姐,你要镇定下来,”医生说道,担心地看着面前的屏幕,“这样对孩子不好,你现在不要乱动要好好呼吸。”




“Wanda?”这个声音曾经无数次地出现在她的梦里,她以为自己一定是失去意识了,或者已经死了,能够进入梦中的世界了,但是她看到了Clint张大的嘴和Natasha瞪大的双眼,他们立刻放开了她的手,她扭头发现Vision站在门口,正盯着她,“我听到你在喊我。”




“Vizh,”她啜泣着说,他穿过屋子来到她身边,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一遍遍地亲吻着她的手掌,她止不住地哭,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也爱你,Vizh,我很爱你,对不起我没有跟你说过,我爱你,我爱你,别离开我,求求你,别离开我。”




“永远不,”他低声说,一只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肚子上,“我爱你,Wanda。”




“我也爱你,”她说道,一阵阵痛袭来,她紧紧地抓住他的手,“Vizh,我很痛。”




“对不起,Wanda,对不起,”他慌乱地低声说,她的手无力地抚这他的脸颊,他吻着她的手,“都是我的错你才会痛苦,我应该更谨慎的,我不知道我们能生孩子,对不起——”




“不.....不许你道歉,”她露出一个颤抖的微笑,“当我怀疑我呕吐不是因为那家饭店的时候我就非常想要我们的孩子们了。”




“孩子们?”他睁大了眼睛问道,她点点头,”我们生的双胞胎?“她再次点点头,看到他的蓝眼睛里充满了爱意,“我很爱你,”他说道,低头去吻她,几个月来他们的嘴唇第一次碰在了一起,她伸手搂住他,感受着他嘴唇的那种熟悉的触感。




这个吻被她无助的痛哼声打断了,Vision吻了吻她汗湿的额头,金色的心灵宝石是那么熟悉,她的心仿佛在唱歌,“对不起我错过了这一切,”他轻声说,她轻轻地摇摇头,试着在疼痛中尽力呼吸,“但是现在我在这,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你该用力了,Maximoff小姐,”医生说道。疼痛贯穿着她,她觉得自己被困住了,痛苦的呻吟声听起来是那么无助。她感觉到Vision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他在吻着自己的无名指,她总是幻想有一天她能在那根手指上戴上他的戒指,现在这个梦可以成为现实。




忽然一声微弱的哭声回荡在房间里,这哭声逐渐变大,她虚弱地抬起头去看她的第一个孩子在医生的怀里扭动着身体。Natasha帮着把孩子放到Wanda怀里,她低头看着这张崭新的小脸,但是也很熟悉,一般是她一般是Vision。“你好,”她喘了口气,用指甲挑了挑他头顶上的黑色毛发,“你好,Thomas,”她看了看说不出话的Vision,“Thomas是个好名字对不对?“




“只要你喜欢的都是好名字,”他说道,她痛得缩了一下,他急忙担心地凑过去。




“你来抱他,”她说道,看着Vision第一次把他们的孩子抱在怀里,她的心脏仿佛温暖得炸开了。Thomas的小手抓住了Vision的手指,他正小心地抚摸着他的小脸。父亲和儿子,这是她以前从不敢想的东西。




第二个孩子出生得很快,几乎就在一眨眼间Wanda的怀里就抱住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她看着他好奇的蓝眼睛,“William,”她说道,Vision点点头。




Natasha说道,“祝贺你们,我们让你们单独待一会吧。”




她挪了挪腿,看着Vision在台子上坐下。“他们的鼻子像你,”她轻声说道,他抬头看着她,就像每天早上一样,就像她是他生命里的福音一样,“还有眼睛也像。”




“所有婴儿的眼睛都是蓝色的,Wanda,”他说道,她笑了。




“可是不是你的那种蓝色,”她说道,“他们的蓝眼睛随你。”她注视着他说,“我想你,我....”Vision伸出手去抚摸着她的脸颊,两道泪水流了下来,她挣扎着说完,“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就在这,”他说道,紧紧地把Thomas抱在胸前,朝她凑近些,“我想对你许下承诺,Wanda,很久以前我就应该这么做了,当我知道你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的时候。我保证我永远不会再离开你,我保证我们永远都会在一起,我保证我会一直爱你,只要你还想要我。”




“我永远都想要你,Vizh,”她说道,看着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他慢慢地挨过去,小心地不挤到他们的儿子。




“那我就永远都在你身边,”他的吻将她破碎的心修补得完好如初,他们的孩子安全地待在他们中间。






















评论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