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Evanstan/ABO] 非典型总裁文(17)(完)

枫糖浆:

*歌手桃×总裁包  ABO 怀孕生子  


前文


——————


  虽然Chris的巡演最后才落脚到纽约,但这也并不耽误他在巡演途中不停地往回跑。两站间会有两周左右的休息时间,Chris抽出一个星期留在纽约。


  Iris的到来让两位父亲手忙脚乱,聘请的那位女士只在两人真的没有时间的时候才会前来,所以与孩子相处的绝大多数时间还是属于新爸爸们的。


  医生建议由Omega来喂养,但Sebastian一天只能满足Iris一次。这小家伙太能吃了。


  他们储备了很多代乳奶粉,那是较权威的能取代Omega喂养的一种产品。Chris巡演完一站回到纽约时,就要时常面临自己照顾小家伙的窘境。


  每隔三个小时,Chris就要去准备奶粉。他显然还不熟于这个事情,第一次奶粉放得过多,导致太稠,Iris啜了几口后就不吃了,嚎啕大哭,Chris哄了半天。


  而喂了几次之后,Chris掌握了技巧,已经可以迅速熟练地把奶粉倒进奶瓶,然后兑上热水,搅拌均匀,并且挤一滴到手背上试温度。


  小Iris还不足月,只能被裹着躺在一个地方,表达情感的方式很边缘,比如大哭和咯咯笑。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哭,声音很尖,带着初生婴儿的奶音。虽然Iris总是哭,但Chris也能迅速哄好她。她好像很喜欢Chris,用Sebastian的话说就是,“找到了一个能心电感应的同龄人。”


  一个没经验的父亲照顾刚出生的宝宝免不了兵荒马乱。当Sebastian下班回家时,推开门就能看到掉在地上来不及捡的毯子,各种吸引婴儿注意力的玩具,尿不湿包装袋,还有少不了的奶瓶。


  “感谢上帝你现在不加班了。”Chris刚把Iris哄睡,轻手轻脚地捡起毯子,走过去亲了亲Sebastian的侧脸,眼睛里全是疲惫,“Iris差点哭翻房顶。”


  Sebastian理解地拍拍他的肩,上楼先去换了衣服洗澡,紧接着去厨房随便找了点儿东西充饥。Iris睡得次数多,但时间不长,时不时就要醒来一次,他们不得不寸步不离地守在附近。


  “再过两天我就要走了。”Chris接过Sebastian递过来的三明治,咬了一口,“提前给Sandy打个电话吧。”


  “好。”Sebastian点点头,拿出手机跟他们聘请的帮忙照顾孩子的女士Sandy约了两天后的时间。


  Iris睡着之后很安静,她继承了两位爸爸的优点,有白嫩的皮肤,长睫毛和蓝眼睛。Chris跟她玩耍的时候,在她眼前伸一根手指,她就会用小手抓住,咯咯地笑。


  “只要不哭,就像天使一样。”Chris评价。


            


  他们吃完了晚饭,刻意压低了脚步声把家里收拾了一下。刚坐下没多久,就听到客厅摆着的的小婴儿床里传来几声哼哼。


  Sebastian走过去,看见Iris小脸一皱,赶在她哭之前抱起来晃了晃。


  “她饿了。”Sebastian坐下来,解开睡衣上面的几个扣子。Iris精确地找准位置咬了上去,Sebastian一声闷哼,有点痛麻。晚上这时候Iris需要的少,所以一般由Sebastian亲自喂。不过Sebastian虽然涨奶,却也没有储备很充足。


  因此,奶粉是极为重要的选择。


  Iris吃饱后,Sebastian抱着她在室内走了几圈,拍着她的背,直到听见Iris打了奶嗝。这是Sandy告诉他的,自从他和Chris当了父亲,身上总少不了被Iris吐的奶。


  其实白天也还好,最让他们难以适应的是晚上睡觉。有时候一夜都睡不了,有时候刚睡着就被Iris吵醒。Sebastian对睡眠环境要求比较高,这已经让他很久没睡过好觉,经常半夜和Chris轮流去给Iris冲奶粉。


  连起床气都要被磨平了。


             


  虽然过程压力很大,新爸爸们摸索的很痛苦,但是他们还是相当喜欢看Iris一天天长大,并且在其中找到了不少新鲜的乐趣。


  Chris的巡演还没结束,达到目的地后就要加紧时间排练,包括适应舞台、调灯光、试麦一系列的工作。在碎片时间里,他给Sebastian打电话,竟然在国内走了一圈的同时,把婚礼细节定了下来。


  他们定好在纽约站演出结束后,就举办婚礼。婚礼并不打算公开,只邀请了各自家人和好友。


         


  Sebastian收到了一个快件,打开后发现是一张演唱会门票。


  时间是后天的。Chris后天就要在纽约开演唱会了。


  他翻了翻日程表,提前跟秘书说了一声,将后天的一整天空了出来。票上的位子比较靠前,视野也很好,一看就是Chris特意给他预留的。


  Iris已经快五个月了,学会了翻身,正在学习怎么坐着。而且与外界交流也不只靠哭和笑了,时不时嘴里咿呀几句,偶尔会冒出一句papa让两位父亲兴奋不已,尝到了初为人父的喜悦。


         


  两天后Sebastian把Iris托付给Sandy,拿着票去了现场。后台工作人员被Chris嘱咐过了,看到Sebastian的身影就直接带到后台,从工作人员的入口进去。


  不过没看到Chris,估计他还在准备。


  Sebastian坐到自己的位子上,看着舞台上变换的灯光。追光灯晃来晃去,甚至在Sebastian的脸上扫了一下,最后定在了舞台中央。


  他几乎没有参加过演唱会,业余生活中更喜欢的是去看球赛。现在坐在这个位子上,周围都是激动的粉丝,这种感觉让他很新奇。


  已经十一月份了,外面的风都寒了起来,室内却很温暖。没过一会儿,台下的灯灭了,传来一片惊呼,所有的光都聚到了舞台上,幕布拉开后是空荡荡的麦克风架。


  Sebastian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扶住麦克风,试了试音。


  Chris整个人都像沐浴在光芒下,光线勾勒着他的轮廓,柔光中扬着光尘。他穿的很休闲,卡其色的裤子和马丁靴,上身就一件普通的白色T恤。长时间健身后的肌肉漂亮,正好被这一身裹出来,举手投足都相当好看。


  Sebastian觉得Chris看到了自己,他手里甚至没拿任何东西,整个人都像隐在黑暗里,却能感受到Chris看向他、在他身上驻足停留的视线。


  他试探地挥了挥手,紧接着觉得这样有点傻,把手平放在腿上了。Chris看到了,嘴角扬起来,把接下来的话都说完,乐队伴奏响起来,开始了他的演唱。


  刚入场时发了一张演唱顺序歌单,Sebastian浏览了一下发现都是他听过的。除了Chris几首很热门的歌曲,里面穿插着新专辑的内容。


  但是从网络上听到,和看真人现场是绝对不一样的。她坐在第二排,距离主舞台很近,Chris在两句词之间的呼吸,如同在耳边一样,炸得他全身发麻。


   现场气氛很好,Chris是个很会调节气氛的人。Sebastian也被带的陷入其中。


  直到歌单上列出的歌曲都唱完,台下的粉丝们还有些兴犹未尽。


  “有一首歌没加在里面。”Chris突然敲了敲麦,说:“是我临时起意,我想唱完这首歌。”


  台下一阵欢呼,掩盖了歌曲前奏。


  Sebastian有些讶异,在声潮中勉强分辨出了乐音,很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来叫什么了。


  等现场稍微安静点儿,Chris才继续说:“一首慢歌,《relationship》。”


  Sebastian猛地抬眼,刚巧与Chris的视线相接。


  他与Chris在酒吧时第一次见面,Chris唱的那首歌。他还专门调了杯酒,起了同样的名字。


  慢歌有个好处就是会营造出一个很安静的气氛,间奏时Chris摸了摸口袋,然后在台边与一二排的粉丝击掌。手是握成拳的。


  Sebastian犹豫了半天,才迎着Chris的视线,探身向前伸出手,Chris笑得眼睛弯起来,与他击掌时握成拳的手忽然平展,然后悄悄包住了他的,在他手心里塞了一个凉凉的小东西。


  还没等Sebastian反应过来,他就后退几步站到了中间,对着台下继续唱下半段的词。


           


  接下来的歌Sebastian就没听进去了,他在座位上坐稳,趁周围没人注意,悄悄平展手掌,掌心里躺着刚刚Chris放的东西。


  一枚银戒。


  虽然看起来很素,但还是有精巧的设计,上面的雕刻的花纹盛着银光,仿佛承载了温柔的月色。内侧是几个字母。


  「C.E&S.S」


  他抬眼看向Chris,周遭的喧扰也听不到了,眼睛里、心里、脑海里全是Chris。


  追光灯变了个角度,台上人微微抬手,左手无名指处被灯光照到,有一个细微的闪光。


  Chris已经戴上了,应该在最后一首歌登台前。


  在《relationship》的歌声下,Sebastian把戒指慢慢推上了自己的无名指。


  大小刚好。戒指微凉,但经过Chris的掌心,竟也透着一丝温暖。


            


  演唱会结束后,Sebastian还坐在座位上。周围的人群纷纷离开,幕布落下来,灯光也暗了。


  有个工作人员过来清场,递给Sebastian一个信封,打开后发现是张房卡。


  主办方给Chris安排了一个酒店。距离不远。


  Sebastian打算走过去,夜风有点冷,他想起了几天后的婚礼。他与Chris商量着细节,选择的教堂,摆放的鲜花,邀请的朋友,以及晚宴时的酒。他们会穿着漂亮的西装,面对着面说我愿意。


  他想起了很多。与Chris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就像一个夸张的倒叙电影,情节慢慢推进,到达初次相遇的时候。


  Sebastian出了电梯,按照房卡上的房间号找过去,房卡刷开门禁,“嘀”一声。房间没人,Chris那边估计还未结束。


  他坐在椅子上,记忆的电影到达结尾,他想起了两人真正相识的时候,区别于relationship,区别于那杯酒和酒吧。当时也是快要入冬的深秋。房间里是苦艾酒的香气,而落地窗外是纽约交织成海的灯光。


  而Chris推错了门。门开的声音如同现在一样。Sebastian朝着门禁被刷开的声响看去,Chris裹挟着寒风进门,然后把冷意挡在门外。


  他们目光交汇,Chris走过来。


  对,就是这样,还有一句话。


  “嘿,我是说,你看起来不错。”Chris声音带着笑,说。


  他们像是回到了那一个夜晚。Sebastian盯着他,自己西装革履,Chris穿着休闲。


  “我觉得应该有个求婚仪式才可以举办婚礼,”Chris脱下外套,轻轻拥住了他,声音流淌在他耳畔,“所以,看起来很不错的Stan企业纽约分部的总裁先生,愿意和我结婚吗?”


  Sebastian措手不及,喉头像是被哽住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眶里却满溢湿意。过了好一会儿,才在他肩头重重点了点头。


  “我愿意。”


           


-Will you love, honor, comfort, and cherish him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saking all others, keeping only unto him for as long as you both shall live?


-Yes, I do.


          


-FIN


         


  到这里这个故事就写完了。从去年七月份写到今年七月份,刚好一年。中后段无论是内容还是别的方面都一直不如人意,拖得时间太久了忘了当初写这篇时所抱情感,以致于心态越写越崩,怎么也不对。按照当时狗血文的构想来说,绝对没有这么快就结尾了,中间必定还有大起大落,可不是当时心境,又没有列框架的习惯,只好搁浅了。


  感谢一直看这篇文的小伙伴们担待,我自己也知道后面写成了一团垃圾。


  不过我感觉坑品还是不错的,当时说要写完就真的写完了。作为连载苦手,个中痛楚,悔不当初。


  这篇文算是唯一一个执意要写完的,去年生日开坑,以为今年生日也写不完,没想到还提前了。


  不啰嗦了,感谢大家看完。


  直饶更、疏疏淡淡,终有一般情别,祝Sebastian和Chris先生一切都好。

评论

热度(485)